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zcxj0910 的博客

翩翩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日志

 
 

女儿需肝移植90后生父拒绝配型 父亲:我太胖了  

2016-07-06 21:06:42|  分类: 法制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病的小婷。
 生病的小婷。

新闻追踪《九个月大女婴腹大如鼓》

海口市民纷纷献爱心有的要捐款有的联系医院寻医问药;可是——

90后生父却拒绝配型

理由是“我太胖了”

9个月大的女婴庄雅婷因患“先天性胆道闭锁”,错过最佳治疗时间后,肝脏硬化,腹腔积水导致肚子严重肿胀。从出生到现在,小小年纪的她身上扎满了针眼,如不采取妥善治疗,她将活不过一年。

庄雅婷出生后得了黄疸,当时她的家人没太在意。庄雅婷的病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加严重,肚子越来越大,大小便也极为不正常。这时家人才慌了神,先后带孩子到广州、上海、厦门等地治疗,小雅婷被确诊为“先天性胆道闭锁”。

医生告诉他们,得这种病的大多数病人在一年内将因肝功能衰竭而死,目前手术是治愈的唯一方式。更为严重的是,腹腔积液已导致小雅婷肝脏硬化,需肝移植才能挽救她。

庄雅婷的不幸经《南国都市报》报道后,引起海口市民广泛关注,短时间内已有20多名热心市民、企业致电966123热线,表示要捐款、看望,并联系医院寻医问药。

和充满爱心的市民相比,女婴生父的反应却让人失望,他拒绝给亲生女儿做肝脏移植配型,理由是他“太胖了”。孩子妈妈钟克敏说,由于她身患甲亢,就算配型成功,也无法进行肝脏移植。当她提出由其他家人为孩子配型时,丈夫和婆婆的态度让她深陷绝望。“我问他我的不行就用你的,他却什么都不说。”钟克敏说。

对此,记者找到庄雅婷的父亲庄万发。对于拒绝为女儿做肝脏移植配型一事他解释说:“我现在的体型有脂肪,太胖了,做了也是白做。”钟克敏反问:“你不配型,怎么知道不能配得上?”庄万发说,孩子住院时,曾有隔壁床的病友告诉他,胖的都有脂肪肝,“何必浪费那个钱?”

钟克敏说,可能这样的事对于这样一个90后父亲来说,充满太多的不确定性,但不管怎样,她都要救救女儿,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

如果您有能力,有爱心帮助这个年幼的孩子,请拨打本报热线966123联系。

早前报道>>

海口女婴患病腹大如鼓 家庭难以承担手术费求助社会

年仅9个月大的女婴庄雅婷有一双大大的眼睛,一个空荡荡的奶粉罐子都可以成为她最喜欢的玩具,让她乐不可支。只有她纤细胳膊上密密麻麻的针眼,还有腹部插着的排水袋,才会让人们注意到,这个孩子时刻都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3高考生称在大学夜跑被打致跪地求饶 校方否认

3高考生称在大学夜跑被打致跪地求饶 校方否认
受伤情况 当事人(刘同学)供图

被打学生的住院病历

被打学生的住院病历

被打学生的住院病历
被打学生的住院病历

中国吉林网讯  7月5日,一段“三名刚参加完高考的学生去东北电力大学夜跑遭暴打”的消息在微博中备受关注。该帖子中提到,7月1日21时许,三名高考生进入东北电力大学夜跑过程中,遭到两名喝醉酒男老师与四名保安的暴力殴打,造成三名学生脑震荡、鼻骨骨折、内脏出血、牙齿脱落等伤害,现在被打同学正在吉林省吉林中西医结合医院住院治疗 。

“有点恐怖,当晚被打时跪地求饶都不行!”挨打同学称,由于报考了警校,他们此前一直在这里夜跑锻炼。

目前,被打同学已经报警,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起因缘由:进校遭拒与门卫起争执

7月5日13时许,记者来到吉林省吉林中西医结合医院,见到了正在医院住院治疗的女生刘同学与男生陈同学,并没有见到第三名同学。据刘同学介绍,另一名被打的男生孙同学,伤势较轻,没有住院。刘同学表示,7月1日21时许,平时就有夜跑习惯的她,与刚参加完高考的陈同学、孙同学,相约去东北电力大学夜跑。当三人快走到学校门口时,陈同学称自己饿了,想去买点吃的。于是,陈同学去买吃的,孙同学尾随大学生,进入了东北电力大学新校区,刘同学在原地等待陈同学。

陈同学回来后,与她一起来到新校区门口,准备进入时,遭遇学校保安拦截。“当时保安和我们说,本校学生、教职人员,或是认识本校相关人员才可以进入,否则没有门禁卡是不允许进入的。”刘同学说,想到同行的孙同学已经进入校园,于是,刘同学和陈同学告诉保安,自己有朋友在这里上学。保安听了后,让他俩找到自己的朋友来门口接他们。

“然后我们就给孙某打电话了,他来到校门口时,没有门禁卡,保安见此状况后,不让孙某出校门,也不让我俩进校门。于是我们便和保安吵了起来。我们吵架的时候,一名身穿户外服,戴眼镜、个子不高,但挺壮的男的,带着酒气,说了些很难听的话。保安告诉我们,他是学校的老师。”刘同学回忆说。后来,一名大学生出校门,孙同学便跟了出来。同时,“户外服男子”被校门外一名个子较高,身穿黑衣的男子叫上车。

事态升级:“混”进校园遭一通暴打

刘同学称,“过了一会,我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也没当回事。后来我们尾随进校门的大学生,进入了校园。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刘同学说,他们进入校门,走到一片小树林附近时,就听到有人喊:“小兔崽子,站住。”当他们回头看的时候,发现叫他们的人是之前发生口角的“户外服男子”,还有之前让他上车的黑衣驾驶员 ,及四名保安。

“我当时以为他们要把我们赶出去呢,可谁知道,穿户外服的男人和一身黑衣的男子,一个在前面拽,一个在后面推,把小陈(陈同学)强行带进小树林,四名保安也同时把小孙( 孙同学)强行带进小树林,不由分说,就是一顿暴打。”刘同学称,自己看到这一幕,打算用手机录下来。黑衣男子见刘同学有录像的趋势时,对准刘同学面部就是一拳,导致刘同学鼻子出血,手机也被打飞了,紧接着,刘同学又挨了几下打,发现自己嘴里都是血,牙也被打掉了。

被打女生:趁乱钻杆逃出去报警

“我看她说自己牙被打掉了,就抱住一名正在打我的人,和他说:‘叔,别打了。’可谁想,那人却说:‘我XX不是你叔,我是你大哥。你服不服,服就给我跪下,不跪的话, 我就打到你跪下为止。’”在一旁的陈同学补充说。然而,殴打陈同学的人并没有停手,陈同学也没有跪下。最后,陈同学被打倒了。“我倒下还不算完,他们还用脚踩我的脸, 往我脸上吐痰。”陈同学说,在此期间,他绝对没还过手,孙同学和刘同学在此期间也挨了打,刘同学一度被打得失去意识而倒地,四名保安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现场。

刘同学说,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身边有陈同学被撕坏的衣服和他的一只鞋,陈同学则在一旁继续被打。于是,刘同学趁乱跑了出来。跑出小树林不久,遇见了一对大学生。“大学生当时见我一脸血,问我怎么了。我说被你们学校老师打的。由于我没有手机,无法报警,大学生让我出门右转,去长春路派出所报警。”刘同学称,到校门口时,门还是紧闭 。刘同学让保安放她出去,保安没有理睬。

“我当时和保安说,再不开门,就打死人了,到时候你们都有责任。既然你们不放我出去,我自己找警察。”刘同学表示,她后来是钻的拦车杆去报的警。很快,辖区民警赶到东北电力大学新校区。

三人伤情:脑震荡、鼻骨骨折等不同程度受伤

“刚一进校门,就听见穿户外服的男子和一身黑衣男子的声音,在小树林方向边打边骂,我还特意让警察听呢。可等我们赶到现场,那俩打人者都消失了,只剩下被打倒的小陈, 后来才知道,小孙在被打期间,趁机跑了。”刘同学说,他们三人,不同程度受伤,导致脑震荡、鼻梁骨折、内脏出血、牙齿脱落等症状,截止到目前,已经花掉20000多元的治疗费。

“别的咱不说啥,最可气的是,孩子1号被打成这样,东北电力大学到现在都没派人来医院看看。”一名被打学生的家长说。

当日下午,记者见到了三人的伤情诊断书,三人分别为脑震荡、牙外伤、右手及左肘部外伤、面部软组织挫伤、鼻骨骨折等不同程度受伤。

校方回应:三人无门禁卡强行闯校门

随后,记者来到东北电力大学,并见到了该校宣传部部长王铁军。据王铁军介绍,由于东北电力大学老校区地处城乡结合部,治安比较复杂。所以学校从2014年开始,实行“门禁卡”制度,即在校学生及老师,出入校门必须打卡。

“他们仨是外校的,又没门禁卡,保安肯定得拦他们。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他们试图强行闯入校门,被保安拦截,发生肢体冲突。还有一点我要强调,打人的两个人,不是我们学校教职人员,而是保卫处人员。目前,我们学校参与打架的人一名受伤在家,一名住院。”王铁军说。当记者试图向其要东北电力大学受伤人员联系方式时,王铁军表示,他们不愿意接受采访。“事发后,被打的学生报了警。我们现在没法说谁对谁错,等警方定夺完,得出结论,我们再进行下一步。”

目前,警方已介入,事情还在进一步调查了解中。

孕妇被赶下车产子剧情反转 司机报警求助未离开

昨晚田先生给晚报传来一张全家福,再次感谢所有好心人。(当事人供图)
昨晚田先生给晚报传来一张全家福,再次感谢所有好心人。(当事人供图)

记者借助QQ耐心与田先生沟通,最终辗转找到当事司机的电话。
记者借助QQ耐心与田先生沟通,最终辗转找到当事司机的电话。

前天上午,一名孕妇在秀山高速路收费站惊险产子,据传是无良司机为避忌讳将孕妇赶下车所致。这条新闻刷爆朋友圈,司机遭到网民众口谴责——昨日重庆晚报头版以《为什么产妇想对司机说谢谢?》为题,揭示了这条新闻的真相:司机为避忌讳,同时担心再开下去可能会出事,而让孕妇下车,事前得到孕妇丈夫的同意,并与其一同将孕妇抬下车,接着打120报警求助,一直待在现场直至孕妇产子后才离开。

文章昨日见报后,与不少媒体报道的事实不一致,部分读者通过自媒体、网络媒体发声,质疑几个版本孰真孰假。为此,重庆晚报记者详尽还原了当天采访过程:真相是这样得来的。

两小时记者15次核实

4日下午,经过当事人允许,重庆晚报记者从高速执法队通讯员处拿到田先生电话。在断断续续交流中,记者初步掌握了事情经过,感觉与部分自媒体、网络媒体报道的“无良司机赶孕妇下车产子”事实,有较大出入。

为核实真实细节,从下午3时28分到5时21分,重庆晚报记者一共向田先生拨了15次电话核实。田先生明确表示,司机让他们下车是事实,但是征得自己同意的,还一同将孕妇抬下车,绝对不是撵下车,更不存在扔、弃这些行为。他说:“面包车司机是帮了我们,我们不能昧着良心说假话,要对他说谢谢。”

视频中确认司机没有跑

通过QQ聊天,重庆晚报记者向田先生求证执法队传来的一段视频:一名白衣T恤男子,一直站在孕妇旁边,他是谁?田先生通过记者视频截图证实,白衣男子就是面包车司机。正是这段视频画面,证实了面包车司机没有对孕妇扔、弃、拔腿就跑。

面对网络一边倒的指责,作为新闻当事人的面包车司机到底做了些什么?他的真实想法如何?根据“新闻必须向当事人求证”原则,重庆晚报记者再三说明采访意图后,田先生答应通过朋友打听面包车司机的电话。

经过田先生朋友帮忙,重庆晚报记者辗转拿到面包车司机杨先生的电话,成功实现了新闻面对面,采访到了当事人的真实想法。

通过晚报再次感谢好心人

昨日,重庆晚报记者再次联系司机杨先生。他说:“网上言论对我影响很大,好多亲朋好友打电话来关心我。我心里很难受,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出门。以前我都在外地做服装生意,下个月又要去外地打工,希望这件事不要再影响到我的生活。”

昨晚9时34分,田先生给记者一张全家福照片。田先生说,妻子恢复得很好,儿子重7斤3两,小名叫陆生。

这样的幸福时光,来得一点也不轻松。田先生说:“我们想通过重庆晚报,再次感谢所有关心我们的人。”

田先生说,当时妻子路边生产,借了一位大爷的伞,事后他给了大爷160元红包。“事后我找到司机杨先生,给了他500元红包。因为他看我老婆快生了,高速路上一直超速,就当给他补点罚款。”田先生说。

说法

西南大学新闻学教师郑劲松:

强化局部真实 可能造成新闻失实

郑劲松说,这两天他看过关于秀山孕妇高速路产子不同版本的新闻。“重庆晚报的报道,是不偏不倚地把事实的全貌展现给了读者。”

郑劲松称,无论哪个版本,说的都是同一个事实——司机认为孕妇在车上生子不吉利,孕妇得众人帮助在高速路成功产子。然而,有的媒体只报道了现场情况,没有找到面包车司机,对孕妇家属的说法也是轻描淡写,揭示的只是局部新闻事实。

孕妇是怎么下车的?真的是被撵、弃、扔下车的吗?孕妇下车后,司机又去了哪里?是原地等待还是拔腿就跑?孕妇家属对司机是什么态度?这些细节恰恰是引起争议的原因。有的媒体要么一笔带过,要么只字不提。

郑劲松说,从新闻学上讲,新闻真实是指整体真实而非局部真实,强化局部真实很可能造成新闻失实。重庆晚报这篇新闻,不但展现了执法队员、司机、产妇一家的说法,还加入了更加中立观点,即妇产科医生说法。“部分媒体强化局部事实,只能博得一时眼球。比较而言,重庆晚报报道更为全面,反映的是整体真实,更有新闻价值,也对读者更有用。”

重庆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家恕:

真实也是媒体的生命

张家恕称,真实是新闻的生命,也是媒体的生命。信息爆炸时代,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网络新媒体,用满天飞的假信息与标题党博取一时眼球,就是把信誉和生命当赌注。

如今不少受众喜欢道听途说,甚至连新闻内容都没看,就跟风舆论一边倒。这种情况在朋友圈更甚。因为朋友圈相对封闭,有类似倾向和立场,所以看问题更容易不问事实只跟风。

“正因如此,传统媒体更应该坚守立场,坚守真实。”张教授说,一方面,记者应该对当事人坦诚,说明采访意图,见报时忠实于真实。另一方面,被采访者也应实话实说,不可歪曲与夸大。“面对媒体是不可以撒谎的。”

秀山县宣传部:

部分媒体 未向当事双方求证

昨日,秀山县宣传部相关负责人称,他们已对该事件做了调查,发现司机确是因为忌讳而让孕妇下车生产,但司机并未对孕妇做出弃、扔、撵等动作,不是部分媒体报道的那样无情无义。他们认为,部分媒体是凭借主观臆测,没有向当事人双方求证就写出报道。目前,秀山县宣传部已要求部分媒体撤下其在网络上的相关报道。

黑龙江"持枪杀人"边防兵正返回部队 因验枪走火

【边防战士枪支走火致战友身亡 因害怕携手枪躲入山林 现正在返回部队途中】京华时报记者独家从黑龙江公安边防总队获悉,因验枪走火致人死亡而离队的边防战士王增志,目前正在返回部队途中。据记者了解到,今日7时15分许,绥芬河边防检查站组织执勤人员到公路口岸现场做勤务准备工作时,处突分队两位班长王增志、顾宗坤组织验枪(77式手枪),意外发生枪支走火,致顾宗坤颈部中弹,顾立即被战友送到绥芬河市人民医院,经抢救无效不幸身亡。事件发生后,王增志担心害怕,携带一支77式手枪离开现场跑入驻地附近山林中,后主动与家人和部队联系。目前,王增志正在返回部队途中。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