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zcxj0910 的博客

翩翩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日志

 
 

专家:第四艘052D将服役 海军需更大型驱逐舰  

2016-07-02 19:59:48|  分类: 医疗保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军事专家曹卫东在接受央视《今日亚洲》采访时认为,预计这艘052D型“中华神盾”舰离服役不远了。我国海军未来需要更大型和更多数量的驱逐舰。

专家:第四艘052D将服役 海军需更大型驱逐舰 - 陈老师 - wzcxj0910 的博客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央视截图:网友拍摄的疑似中国海军054D型导弹驱逐舰

近日,网友拍摄的照片显示,一艘疑似中军海军052D型导弹驱逐舰停靠在港口,灰色的船身上已经涂刷了舷号175。有外界猜测第四艘052D型“中华神盾”舰即将服役。军事专家曹卫东在接受央视《今日亚洲》采访时认为,预计这艘052D型“中华神盾”舰离服役不远了。我国海军未来需要更大型和更多数量的驱逐舰。

曹卫东认为,外界的猜测有一定道理,通常舰艇在舾装之后才涂漆,喷舷号,然后进行海试、测试动力及武器装备系统,如果符合设计要求,就可以交付海军。之前已有数艘052D型导弹驱逐舰相继服役,理论上说,因为同型舰艇是按照统一标准建造,新舰艇在试验过程中应该会比较顺利,预计该舰离服役不远了。

据悉,052D型导弹驱逐舰舰是中国继052C型驱逐舰后又一种配备相控阵雷达与垂直发射防空导弹系统的现代化驱逐舰。目前已有三艘服役,均被部署到南海舰队。其中,052D型首舰昆明舰2014年3月21日服役,舷号172号;长沙舰2015年8月12日服役,舷号173;合肥舰2015年12月12日服役,舷号174。

谈到052D型导弹驱逐舰的部署,曹卫东表示,同型舰艇数量较少时,放在一起使用可以提高使用效率。我们的舰队部署在沿海,一旦有需要,舰艇可以被调到不同海区执行相关任务。

有分析称,052D型导弹驱逐舰的整体性能超过了日本的“金刚”级、韩国的“世宗大王”级,甚至美国“阿利·伯克”级早期型号驱逐舰。就在前几天,美军派出3艘“阿利·伯克”级“宙斯盾”导弹驱逐舰前往南海展开警戒监视活动,包括“斯普鲁恩斯”号、“迪凯特”号和“莫姆森”号。

曹卫东表示,与美军阿利·伯克级驱逐舰相比,“中华神盾”舰还存在数量和体量上的差距。052D型导弹驱逐舰的排水量与美国的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相比还有2000吨到3000吨的差距,装载的导弹数量也相对较少。此外,我们在052D型驱逐舰使用熟练程度等方面还要进一步加强,新装备总需要不断完善。

谈到中国海军未来驱逐舰的发展,曹卫东认为主要有两方面趋势:一是需要建造更大型的导弹驱逐舰。为适应我国海军远海护卫任务,驱逐舰的体量应建得更大一些。比如建造万吨级的导弹驱逐舰,这样可以搭载更多武器,航程更远。二是应增加驱逐舰的数量。美国的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造了五六十艘,而我们的052C型和052D型导弹驱逐舰加起来不过十几艘。海军要走向远海,需要更多大型导弹驱逐舰来维护海洋权益以及保卫海上安全。

斯蒂芬·罗奇:中国如何避免重蹈日本经济覆辙

核心提示:在研习班上选择分析中国是否会成为下一个日本的13名学生中,有三分之二的人得出的结论是:中国与日本不一样。他们认为,现代中国的经验——尤其是邓小平提出的改革开放——比日本的教训更重要。

港媒称,尽管对中国的担忧日益增加,但中国目前并没有进入像日本那样的“失去的几十年”。然而,一种令人不安的不确定性给这一结论蒙上了阴影。日本的命运是因为该国拒绝放弃不良经济模式,与日本不同的是,中国决定进行结构性改革,并正在努力实施这一战略。但除非中国通过努力获得成功,否则两国的结局可能是一样的。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6月29日发表美国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摩根士丹利前亚洲区主席斯蒂芬·罗奇的署名文章《中国如何避免重演日本失去的几十年?》。文章称,在过去六年里,他在耶鲁大学主持名为“日本的教训”的研习班,在研习班上,大家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在研习班结束时,学生们需要撰写分析谁可能成为下一个日本的论文。直到2012年,认为美国将成为下一个日本的人都是最多的,美国当时正在努力摆脱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毫无意外,到了2013年,焦点转向了深陷危机的欧洲。但今年,一半以上的学生选择了分析中国是否会成为下一个日本。

然而,最近对中国的几次短暂访问,让他有了不同的看法。

文章称,中国当前的主要问题是债务。中国的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已从2008年的150%增至目前的约225%。在评估高负债式增长的风险时,日本的例子尤其具有参考性。2015年底,日本的总负债已接近GDP的390%,但由于日本的储蓄率非常高,因此该国的负债是对内负债。这就意味着经常引发危机的外国投资者资本流出并不会对日本产生冲击。而中国同期的储蓄率远高于日本,今年初中国引发的恐慌——对资本流出和货币风险的担忧加剧了这种恐慌——完全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对硬着陆的担忧,源自对中国债务危机的夸大。

“僵尸企业”是最近在中国讨论很多的一个话题。中国领导人在最近的公开讲话中明确提到了“僵尸企业”。然而,与日本一直否认这个问题不同的是,中国当局在控制钢铁和煤炭这两个关键部门的过剩产能方面行动相对迅速,并暗示还将对水泥、玻璃和造船业进行相应的改革。

文章称,中国的债务质量恶化,也与日本的经历相似。这些对北京来说都不是什么秘密。相反,《人民日报》上月对“权威人士”的采访说明,中国高层对于如何避免出现日本式结局,正在进行公开而激烈的讨论。这位权威人士强调,中国的债务和“僵尸企业”可能导致经济出现L型走势。

这就是把中日进行比较的关键所在。对中国来说,失去的几十年是一个不可接受的结果。但知道不希望出现什么结果,并不能保证中国不会落入日本式的陷阱。

文章称,改革是决定性的区分因素。日本在上世纪90年代未能成功地进行结构改革,这也是“安倍经济学”复苏计划无法顺利开展的重要原因。而中国的战略强调重大结构改革与重组。成败最终将取决于中国领导层是否有决心对抗反对改革的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

文章称,有趣的是,在研习班上选择分析中国是否会成为下一个日本的13名学生中,有三分之二的人得出的结论是:中国与日本不一样。他们认为,现代中国的经验——尤其是邓小平提出的改革开放——比日本的教训更重要。这些人都得到了不错的分数。

外媒称,最近中国股市的暴跌吸引了全球关注,这可以理解。因为一些原因,大部分关注都集中在所谓的悲观者与乐观者之间的争论上,双方都对中国经济有自己的预测。这当然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因为它对中国乃至世界都有巨大的经济和社会影响。但它忽视了有关中国经济和中国未来的三个重要事实。

日本外交学者网站9月1日以《现在还不应担心中国经济减速的三个原因》为题报道称,这当然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因为它对中国乃至世界都有巨大的经济和社会影响。但它忽视了有关中国经济和中国未来的三个重要事实。

首先,应该从比较的角度来看中国的经济减速,不仅要横向比较,还要纵向比较。

报道称,这意味着应该把中国的经济表现与其他主要经济体的表现相比(横向),还应该比较中国经济的现状与其历史(纵向)。一旦这样比较就会明显看出,与欧盟和日本的经济相比,中国经济很不错。的确,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今年可能降至7%以下,但6%至7%的增速仍可以使中国转型为优质经济体。此外,当前中国的经济减速一点儿也不突然,中国大多数经济学家很早以前就认为,10%的GDP增速是不可持续的,实际上不利于中国的环境和未来增长。

其次,全世界对中国经济这么感兴趣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中国一旦发生经济危机会造成潜在的社会和政治影响。有些理论认为,经济危机通常会引发社会和政治动荡甚至是变革。不过,就中国而言,这些理论可能并不是很适用。原因很简单:经济危机与政治变革之间不存在直接联系。中国总体的社会和政治局势是稳定的。

第三,中国经济及其未来面临的最根本问题就是改革能达到何种深度和广度。如今很明显的是,在中国各地,改革建议正面临形形色色的官僚的强烈抵制。既得利益者正努力保住自己的财富,可以预料的是,未来反腐行动会加大力度,尤其是在金融领域。这是人们如今需密切关注的关键战役。

报道称,总之,全世界关注中国股市和经济减速是对的,但除了股市,还有更重要的事要铭记。没人认为中国的改革会很容易,中国官员和学者的确一致认为,需要采取一些重要措施来支撑中国的经济结构。人们可能很快就能看到中国政府实行大胆的改革。这是因为这些改革是必要的。

外媒称,中国无视末日预言者多年来的警告——这个亚洲最大经济体将很快遭遇日本式的繁荣与萧条。中国将在未来数年内继续无视这些警告。

路透社指出,乍看之下,中日两国经济之间的主要相似之处日益增加。正如30年前的日本,中国受到人民币升值、推动国内消费和扩大服务行业以减少对出口和投资的依赖的压力。

经济活动连续7个季度下滑,分析师认为,与过去30年来年均增长率近10%相比,到这个10年末的时候,中国的增长率可能会更接近5%,这令人们再度担心,中国可能会面临一场日本式的经济停滞。

报道指出,中国消费与财富的增长空间巨大,货币缓慢升值,房地产市场逐步降温,这将令中国有较好的优势可以避免重蹈日本覆辙。

中国是否能成功避免经济崩溃取决于中国在何种程度上能够将其成熟的出口导向型经济转变为更适合服务行业与国内消费的经济,世界银行认为这一转变必须在2030年之前完成。北京必须以市场驱动模式替代原来的中央计划增长模式。

野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木下智夫表示,如果经济转型推进困难,最大的风险是中国重回依靠住房市场带动经济增长的老路。这可能会导致在现已充斥泡沫的市场中泡沫持续堆积并破裂。日本经济萧条背后的主要因素是天价地产价格。

报道称,关于中国经济为何可以避免日本的命运,最为强有力的论据是,中国有充足的成长空间。汇丰银行认为,可能还需要一个10年,北京1978年大爆炸式改革带来的势头才会耗尽,中国自那时开始向市场力量开放其经济。

尽管30年来平均增长速度达到10%,但中国依然落后于泡沫前夕的日本数年。

苏格兰皇家银行经济学家高路易说:“如果这个国家依然穷困并在奋起直追,它就可以通过发展更容易地解决问题。”

世界银行公布的已扣除物价因素的数据显示,中国去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5445美元,大致与1963年的日本相当。

当日本经济于1990年崩溃时,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按2011年物价指数计算大致相当于4.3万美元。

日本财务省分管国际事务的副大臣中尾武彦最近表示:“从中期来看,中国依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许多人还想拥有更多的东西,比如电视机、汽车等。如果说要碰上限制其经济增长的墙壁,中国依然处于早期阶段。”

外媒:习近平电贺菲新总统 中方积极释放善意

日本外交学者网站7月1日发表了题为《中国祝贺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 副题:中国希望翻开两国关系的新一页》的报道称,杜特尔特6月30日宣誓就任菲律宾总统。尽管(也可能正是因为)中菲关系在前总统阿基诺任内风波不断,但中国政府仍不失时机地向马尼拉的这位新领导人表示了祝贺。

报道称,6月3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致电杜特尔特,说他“愿同总统先生共同努力,推动中菲关系走向改善”。这位中国领导人故意没有提及过去4年因在南中国海的激烈争端而陷入紧张的两国关系,而是称赞了被他称为“两国关系上千年的历史传承”的“睦邻友好”关系。习近平还说:“中菲关系发展面临着重要机遇。”

自杜特尔特5月当选总统以来,中国一直寄希望于菲新政府放弃阿基诺在南中国海争端上的强硬立场。

报道称,最重要的是,中国希望马尼拉撤销阿基诺政府就南中国海争端提起的仲裁案。中国一直拒绝接受此案。

作为应对,中国发表了大量抨击仲裁案的文章和官方声明。不过有意思的是,北京已把调门从批评整个“菲律宾”转到了追究“阿基诺政府”责任上来。这为两国关系在阿基诺下台后可能出现和解留下了余地。

据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6月29日报道称,在世界等待海牙仲裁庭就南中国海案作出裁决之际,人们现在必须考虑到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

杜特尔特曾暗示将就南中国海主权争议与北京直接谈判。相比其前任对中国的对抗方针,这将是一种近乎180度的路线调整。

报道称,无需赘言,北京正带着一定程度的乐观情绪在研究马尼拉政治气候的变化。

日媒:日美担忧菲律宾“向中国倾斜”

据《日本经济新闻》7月1日报道称,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就职,菲就南海问题起诉中国一案的仲裁结果将于近期出炉,在此状况下,杜特尔特将原则上继承阿基诺政府重视与日美同盟关系的方针。不过,在基础设施开发方面,他仍会依赖中国资金,会在大国夹缝中寻求外交平衡。

报道称,在首次内阁会议上,杜特尔特表明了避免过度刺激中国的想法,称“即使仲裁结果对我们有利,也不要向国际社会炫耀,而要进行软着陆”。

中国也想在经济领域拉拢菲律宾,并就在菲建设铁路问题征询了杜特尔特的意见。

报道称,与对中国采取明显对峙态度的阿基诺政府相比,新政府很可能被国际社会认为“向中国倾斜”。

据日本《产经新闻》7月1日社论称,杜特尔特正式就任新一届菲律宾总统,他面临的最大悬念是南海问题。

7月12日,菲就这一问题提交海牙仲裁庭的诉讼将作出裁决。以日美为首的七国集团和许多周边国家都谈到裁决的重要性,但当事国菲律宾的应对才是重中之重。

报道称,预计裁决将包含对中国不利的内容。中国一直要求菲撤回仲裁申请。如果杜特尔特政权最终接受中方的要求,构建国际包围网的努力将化为泡影。

外媒:菲新政府希望南海争端“软着陆”

 据美国之音电台网站6月30日报道称,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6月30日宣誓就职。他在就职后举行的第一次内阁会议上重点讨论了南中国海主权争端问题。杜特尔特在会上说,希望与中国的争议会有一个他所说的“软着陆”。

杜特尔特在就职演说中并未提及南中国海主权争端。不过,他在就职后主持召开的第一次内阁会议上则重点讨论了如何应对海牙仲裁庭将于7月12日公布裁决。

报道称,杜特尔特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立场似乎有别于前总统阿基诺。他曾表示会与中国对话,并称双方可共同开发南中国海。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6月30日说,杜特尔特就职为中国和菲律宾的关系提供了新的机遇。

据共同社6月30日报道称,今天,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就职后不久主持的首次内阁会议上说,政府会讨论在海牙仲裁庭作出裁决后采取何种步骤。

虽然有利的裁决对菲来说“将是一次道义上的胜利”,但杜特尔特承认它也可能“将国家置于尴尬境地”。

报道称,这位新领导人说,“我们不会真的嘲讽或炫耀”,暗示将采取经过深思熟虑的对策。他还说:“我真的不希望与任何人宣战。如果我们可以只通过对话就拥有和平,我会感到十分高兴。”

菲外长佩费克托·亚赛说,此前与他交谈过的外国政府代表建议菲在仲裁庭作出有利裁决后“发表较为强硬的声明”,他对此予以“反对”。亚赛说:“我明确无误地告诉他们,一旦获得裁决,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是研究其影响和后果。”

报道称,中国多次坚称仲裁庭对此案不具备管辖权,中方既不会承认也不会接受即将作出的裁决。

在马尼拉组建新政府后,中国希望使它与菲律宾的争端重新回到双边谈判的轨道上来。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