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zcxj0910 的博客

翩翩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日志

 
 

知情者:官员移民美国无法融入当地社交圈  

2014-09-23 00:38:10|  分类: 法制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投资移民项目里,中国人最偏爱的是房地产。在中国移民大规模涌入之后,陈敏家的房产价值目前已经翻了3倍。小区的房子至少200万加元起售。城里最高档的小区,有标价几千万加元的。

  澳大利亚房地产机构海房汇向中国青年报记者提供了一项数据,中国人在2012~2013年1年内向澳洲市场注入了158.03亿澳元,其中59.32亿澳元投入房地产,是所有投资国家中资金投入房产最多的。

  杨平的分析是,投资项目更多是以传统产业为主,中国人可能认为房地产是最保守的,“我的投资不一定能够拿到利润,能够拿到绿卡就可以”。

  美国是中国海外房地产投资最大目的地。根据全美房地产经纪人协会(NAR)7月初发布的报告,2013年4月至2014年3月,中国人在美国购买了价值220亿美元的不动产,占整个国际买家市场的24%。此前一年,这一数据为112.8亿美元。

  报告还指出,中国买家偏爱高端房地产市场,比如加州、华盛顿和纽约等地的房子。总体来看,在所有国际客户中,中国买家人数不是最多(次于加拿大),但成交金额最大,平均每套房产花费近60万美元,且其中76%是全部现金交易。

  买房者中,一个庞大而隐秘的群体是官员。

  中国西部某省富豪吴国一家所在的加州一个高端小区,“到处都是移民的官员,来自南方的居多”。这个小区的平均房价至少百万美元以上。

  他的邻居就是个移民的官员,他印象最深的事情是,这个官员家里养了条狗,“给狗买衣服,就花了1000多美元。这条狗有一次生病,光看病就花了300多美元”。

  他人脉圈里的移民官员“多了去了”。即使移民了,这些人也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两年前,一个40来岁的铁路系统的官员,在“捞钱捞够了之后”辞职,办了一个假户口,带着全家跑到了美国。

  2004年、2005年,吴国观察到许多官员开始移民,“一个是加州比佛利山庄,一个是温哥华,这两个地方最多。还有加拿大,投资由政府担保,风险小。”吴国说,“级别低的,可以以真实身份出去,级别高的就要做假了。有的移民了还在国内领工资。”

  这些人也融入不了美国社会,在中国他们混的是“高档圈子”,然而想融入当地的高端社交圈则不可能。“他们有钱,形成了自己的群体,每天一起吃喝玩乐,喝茶、打麻将”。

  这一切正受到国内日趋严峻的反腐形势的影响。一个曾经向吴国打听移民的领导,“老婆孩子已经办出去了,准备自己拿张绿卡,不过他现在有点害怕了,怕等绿卡期间有风险,就不办了”。

  许多人认为反腐加剧了移民的趋势。不过吴国持相反的观点,他认为官员移民的现象“应该是有所收敛。这次反腐之后,很多官员不敢了”。

  陈敏的生活圈里也有许多官员的子女,这些人很容易分辨,“家里是做生意的就不太会掩饰,如果是官员,就不会说太多。他们主要来自两类地方,一是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一是不起眼的小地方”。

  7月底,全国各省对“裸官”的摸底调查基本结束,但只有广东省公布了具体的数据和处理措施。

  聚焦·公务员:

  北京招聘3名“聘任制公务员” 要求硕士及以上学历

  80后基层公务员自述:工资不到兼职收入一半

  官员感慨事业单位改革:眼睛都在盯着公务员

  延伸·公务员贪腐:

  十个贪官九个色:贪官情妇大PK(图)

  盘点腐败官员受贿物品变迁史(图)

  盘点近期“落马”的中国官员(组图)

  中共落马高官昔日风光旧照(图)

落马官员监狱生活:原茂名书记每天加工4000灯泡

9月20日,央视《新闻调查》播出节目《高墙里的官员们》,透过镜头,揭秘了落马官员在监狱里的生活状态。

节目的主人公是罗荫国和朱育英,他们曾分别担任过广东茂名市委书记和茂名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都因贪腐入狱。他们所在的广东阳江监狱,关押了200多名职务犯罪服刑人员,这些人都曾经身居高位,是主政一方的领导干部、公务人员,如今却成为一介囚徒。

进入高墙里的他们,有什么变化?

1.形象变了

镜头中,罗荫国和朱育英都理了光头、穿着囚服,与他们在台上任职时判若两人。

这些职务犯罪服刑人员与其他犯人一样,住在12—14个人的监室里,每天早上起床要学习,要熟记、背牢服刑人员的38条行为规范。

罗荫国入狱已有7、8个月的时间,自称已经适应了监狱的环境。他对记者说,在监狱里的生活与之前的“记忆环境”是天地之别,说到底就是人失去自由之后带来的痛苦,而这种痛苦会伴随整个服刑期间。

2.称呼变了

去年,广东监狱管理部门为了避免对职务犯罪服刑人员“打招呼”、“找关系”等情况,决定将他们进行集中关押、严加管理,避免不正之风。

正是由于集中关押,所以在罗荫国所在监区,有许多人都曾是他的部下。

罗荫国在落马后,曾经供出100多位处级以上官员,其中就包括朱育英。

朱育英与罗荫国的监室靠近,经常碰到面。他说,见面打招呼,我喊他“老罗”,他叫我“老朱”,我们也不会聊过去贪腐、犯罪的话题。

罗荫国似乎也早就习惯了这种称呼和话题,他说,在监狱里只谈生活,既来之则安之。

3.工作变了

劳动改造,就是犯人的“工作”。

在车间里,罗荫国、朱育英同其他普通刑犯一样在彩灯制造流水线上作业。罗荫国说,他的任务就是往小灯泡里装灯丝,一开始每天只能做1000个,现在能做到4000个了。他还说,这种工作以前没有干过,稍有不慎,灯丝就会扎进手里,很疼,不过现在已经熟练了。

今年已经63岁的朱育英是老花眼,还患有严重的糖尿病,所以他的任务量较少,每天做2000个。即使这样,对于他来说,这项工作还是有些吃力,有时为了完成任务,甚至连厕所都不去。他对记者说,任务一定要完成,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嘉奖。

4.爱好变了

在阳江监狱,每个犯人每个月可以有500元的零花钱,罗荫国之前多用来买烟。可他最近把烟戒了,钱都用来买书。他对国学的书籍情有独钟,书架上摆着《品国学》等书,还认真做了笔记。


 

翻看了他的笔记本,发现他记录了《季羡林随想录》的一段《不完满的人生》。罗荫国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说,“对,不完满才是人生”。

在监狱里,一周六天劳动,周日是休息日,犯人可以参加兴趣活动。

在书法兴趣班里,基本上都是职务犯罪服刑人员参加。在记者采访时,另外一名职务犯罪服刑人员姚志方写了一幅字“志士不饮盗泉,廉者不受嗟来之食”。他自我感叹说,有点晚了,但是能亡羊补牢。改造好,重新做人,还是给自己一个安慰,一个归宿。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