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zcxj0910 的博客

翩翩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日志

 
 

那年的十三爷  

2014-07-20 13:25:29|  分类: 家庭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的十三爷 仗义直言 潇洒豪迈 义薄云天 最是那飞身下马的一跃 深深的印入小女子的脑海 至今记忆犹新 仿若眼前
  
  书中所写,胤祥身为康熙与蒙古公联姻后裔--满蒙混血,自幼母亲出家,处处受其他皇子欺负,甚至诬其为"杂种".及长成,勇力过人,性情豪概,钦赐"拼命十三郎"
  
  从小没了娘 被其他皇子欺负 只有他四哥和二哥对他好 尤其是他四哥 从来就护着他 因此 小小的他就认定了 这辈子就跟着他四哥一直的走下去
  
  太子被废 十三为了兄弟之情牵连同坐 其间把取暖的炭火送给旁屋正大喊大叫害人不成反被关押的大阿哥 自己则用图里琛送上的酒取暖 毫不在乎 而在听说皇上赞他有情有义时 堂堂八尺男儿顿时红了眼眶
  
  被圈禁时 他大大咧咧的没当回事儿 隆克多为了讨好他 找来了阿兰 当他看到阿兰的一瞬间 眼中的无所谓顿时变成了惊讶和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 喜不自禁的他横抱起阿兰 一脚踢开门朝外面吼道 你们听着 争去吧争去吧 我有阿兰在身边,可在这里关一辈子 真到是侠骨柔情
  
  一句只要能保我四哥没事儿 这天就塌不下来 更是让人钦佩不已 不愧有侠王的美称
  
  但是 命运弄人 太子造反再次被废 十三因受牵连 再次被圈至宗人府 十年的圈禁 不仅伤了身 更是伤了心 而在康熙驾崩后 姗姗来迟未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的胤祥 扑通一声跪倒在康熙身前 痛哭流涕 那种发自内心的痛苦的流露 就连旁人看了也会为之落泪
  
  后来 平了反 助雍正当了他的雍正皇帝 加封了铁帽子亲王 从此辅佐其左右 但由于十年圈禁生涯伤了元气 身体日益衰退 最终吐血而亡于金銮殿上 也算是一生尽忠了
  
  我喜欢十三爷 纯粹的出于个人的喜欢 女生吗 总会被这样的男人所吸引 曾经也幻想如果自己是阿兰该会多好 不过 也就是幻想一下 成真是绝不可能的了
  
  所以说 那年的十三爷是
  翩翩浊世佳公子
  人间最是有情郎
  峥嵘已随年华逝
  豪情只是两鬓霜

作家二月河在

《雍正皇帝》

书中用了很重的笔墨写十三弟胤祥协助四兄取得帝位。

雍正得位

后胤祥所占比重渐而退减,

角色也变得有点模糊了。

这是有道理的,

因为书中主角是雍正皇

帝,十三爷不能过分喧宾夺主。

 

 

我因为舍不得放弃,

于是开始追寻十三爷的历史。

二月河笔下的十三爷潇洒侠气,

重情重

义,先是拚死保护当太子的二阿哥。太子贪权谋私(基本符合历史事实)

,最后终于被废,

他就协助他认为

「一心一意理好国家」的四哥争位。小说里十三爷是个带兵的皇子,最戏剧

性的是在最危险的时刻,

他智夺丰台大营,调兵拥护雍正登位。雍正做了皇帝,一直不死心

地图谋夺位的八爷引来八旗诸王

「迫宫」

(历史可没有这种记载)

也是靠十三爷掌握兵权在

危急关头稳定大局。

 

 

为了追寻十三爷,我花了几个月时间尽力去找数据,从清代各种笔记,以至《清史》

《清

实录》

《东华录》

,甚至雍正的《起居注》我逐页逐字的翻,发现雍正登位前记载十三爷的

史料很少,时人笔记和官修史籍极少提及。

 

 

这位康熙的第十三子,

在二月河笔下是康熙诸子争位权力斗争中的核心人物,

但从我所得

到资料看,

在众兄弟争位时他根本名不见经传;

他在历史上的真正角色是在雍正登位后才凸

显的。

我尝试重构这个二百七十多年前的皇子,

见到的是一个异常能干,

但十分低调的辅臣;

雍正皇帝前期的政绩几乎全靠他造成。

雍正被称为抄家杀人的皇帝,

文字狱恶名昭彰,

后人

对他的评价偏向负面。雍正的性格行为有很多缺点,但如果我们客观地看历史,公平地说,

他是一个奋发有为,

肯大刀阔斧改革的皇帝,

也是中国历代最勤政的皇帝。

雍正在位只有十

三年,

并且夹在功业显赫的康熙和乾隆之间,

政绩一直较少为人注意,

一般认为他只是承先

启后。连雍正都没有受到公平的正面评价,辅助他的十三弟胤祥也就更少被提及了。

(顺道

一提,第一位为雍正「平反」的学者是旅日学人杨启樵博士,后有大陆学者罗尔康;看得出

二月河创作雍正的形象,基本上受到前者的影响。

 

 

康熙共有二十四个儿子,

胤祥本来是康熙最疼爱的。

他十四岁开始随皇父巡视河工,

往后

康熙出巡或行猎总带着他;

胤祥是陪伴皇父最多的皇子。

康熙六次南巡,

四次胤祥都有份儿,

是去江南次数最多的皇子。

可是因废太子之事,

胤祥被牵连获罪,

在康熙四十九年二月后被

圈禁十年,到康熙去世前一年才再出现。

 

 

十三爷被圈禁之事,史籍笔记记载很少,真相难明,甚至提及他被囚的事也几乎找不到。

雍正即位后有一次提到十三弟得罪皇父被囚禁,

而且在各种史籍纪录当中,

有十年胤祥完全

没有出现,所以我认为他被圈禁是可靠的事实。

 

 

但胤祥究竟为甚么被圈禁,是像二月河

《雍正皇帝》里所说的康熙为了保护他,

也为了免

他冲动闯祸而影响四皇子吗?高阳先生在

《清代的皇帝》

一书里推测,

康熙在第一次废太子

后发现皇长子胤禔与皇四子胤禛

(即雍正)合谋魇镇太子,胤祥可能是同谋,事发后胤禛把

罪名推到胤禔身上,

皇长子被贬为庶民并终身被囚;

而胤祥要若非案发被捕,

就是做了胤禛

的代罪羔羊。

 

 

皇长子胤禔事发被囚及贬为庶人是在康熙四十七年十一月九日,

而我发现胤祥被圈禁是四

十九年二月之后的事。中间的一年多,康熙多次出巡,随驾的皇子中仍有胤祥在内。凭史料

重构十三爷,我发现他实在很公正贤良,

在背后帮助兄长,也帮了很多人。

在雍正朝好几件

重大的人事问题上,

他都敢于坚持原则向雍正进谏,

甚至促使雍正对兄弟友好而起用了几个

雍正本来疑心和不喜欢的弟弟。所以,观其言行,这回我与高阳先生的推想有点不一样了。

我认为胤祥可能是坚决支持太子,更可能因此向皇父进谏而获罪,这看起来更为合理。

 

胤祥和雍正早年的关系,

虽然没有太多史料可寻,

但可以肯定兄弟俩是亲密无间的。

雍正在

自己的诗文集里提过胤祥幼时由他亲自教授算术。

胤祥少胤禛八岁,

十四五岁的兄长教导五

六岁的幼弟,

我们或许可以想象出一幅温馨的画面。

胤禛的书法是有名的,

兄弟俩经常一起

写书法。胤祥十四岁开始经常随驾出巡或行围,很多时胤禛留在京中,

即使短暂分别,

两兄

弟也诗书往还。

雍正还把他和十三弟往还的诗收在诗文集中,

因而胤祥才有少数诗作留下来。

 

 

雍正当了皇帝,

十三爷在背后默默地担负起协助治国的重任。

短短八年间,

他帮助雍正收

拾了康熙留下的财政烂摊子,

清理了无数冤案,

为雍正筹措了西北用兵的巨额军费,

也帮助

雍正奠下治国方略,引荐了不少人才,是一位历史上罕见的能臣和功臣。

 

 

雍正前期,十三爷同时掌管九职。他善于理财,总理户部(国家财政)短短几年,减了不

少省份的浮税,

国库却翻了倍,

不但解决了康熙留下国库空乏的危机,

并且为雍正筹措调度

西北用兵的庞大军费。很多人只知道康、干盛世,其实康熙晚年政务和国库都成了烂摊子,

二月河小说的背景非常真实。

雍正接位时,

国库只存银八百万两,

到雍正六年却高达四千多

万两(这包括迫令大臣归还国库亏空,无力还债者则抄家,

《红楼梦》背景的江宁织造曹家

是其中著名例子。

)雍正中期打了西北大仗,最后留给乾隆的还有二千多万两库银,为乾隆

留下更巩固的基础。

胤祥总理刑部解决了数千积案,

同时花了很多精力治河,

也协助雍正整

理最棘手的旗务。

 

 

康熙晚年,经济、军事、浮税、刑狱等均已出现危机,哪一件都极为棘手,并非得到新皇

帝倚重信任的人就一定能搞好的。

像胤祥能同时治理那么多棘手的国家大事,

在历代能臣中

实属罕见。雍正甚至连内务、家务,修建养心殿,以至选地建陵等,事无大小,都交十三爷

负责。

研究雍正帝的著名学者杨启樵博士近年从内务府的

《活计档》中发现了新的资料,揭

开雍正皇帝的宫廷生活面貌。

《活计档》是宫内大小工务每天每项的详细纪录,非常零碎但

纪录完整,

内中显示十三爷连生活小节也为四哥效劳,

例如雍正认为灯饰做得不好,

眼镜要

工匠修改等等,也是胤祥代为张罗的。

 

 

十三爷生前是雍正身边最得力的红人,

也是影响雍正最大的人,

我们找不到后人对他的负

面评价,

显然他没有因为得到皇兄的信任而弄权或者谋取个人权势。

获雍正重用宠极一时的

年羹尧恃势嚣张,

曾经嘲笑十三爷王府虽宏伟,

但家里很多事情草率,

这正好反映出胤祥公

尔忘私,对自己的生活要求不高。一个人的精力时间毕竟有限,他无法照料自己的家务。

 

 

胤祥是雍正治国的骨干,

气度和运筹帷幄的能力甚至比雍正为高,

这还是胤祥死后雍正自

己说出来的。这位家国大总管若非英年早逝,雍正皇朝或许有更大的作为。雍正为人多疑,

树敌甚众,性格喜怒无常,在他身边为臣,名副其实伴君如伴虎。在诸王和臣子当中,十六

弟庄亲王胤禄、

十七弟果亲王胤礼、

大学士张廷玉都是雍正的亲信,

但雍正毫无保留而真心

信任的,其实只有胤祥。

 

十三爷不但为雍正处理很多事务,

且并非是应声附和盲目执行命令,

而是经常成功地向雍正

进谏。

胤祥之能得到雍正的亲近和信任,

除了本身的作风、才能和忠心之外,最重要的是他

懂得为臣之道,

功高而不震主。

功高震主永远是为人臣子或下属的大忌,千古如是。历代帝

王,

即使最有用人之才和量者,

对于锋芒太露的大臣也必有所猜忌。

小说里雍正夺位成功得

力于十三弟的相助,

即使这是真的,

记载或流传竟然都不留半点痕迹,

那也足以证明胤祥懂

得低调,韬光养晦。

 

 

雍正对胤祥恩赐甚多,

胤祥往往恳辞再三,

处处表现得谦卑恭敬,绝不恃宠逞能,这不但

让雍正放心,

也使别人无从评议。

他默默地帮助雍正处理了那么多棘手的家国大事,

功劳全

让给雍正。雍正初年施行了很多英明政策,如惩治贪污、减免浮税、清理大狱案、治好京畿

河患等等,

都是十三爷先献策,

之后又负责执行。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

如果胤祥不是低调地

在背后辅助雍正,而把建议都拿上朝堂,

处处显示他超凡的见识、

容人量度和治国能力,雍

正是否会诚心接受呢?又是否会感到受威胁而疏远甚至整治他呢?

 

 

很可惜,

雍正八年十三爷就病死了。

胤祥之死对雍正是极为沉重的打击。

为了这个爱弟之

死,雍正做了很多破格的事。从雍正皇帝的《起居注》中可以看出,在胤祥去世后的两三个

月中,雍正的悲伤激动是不假的,有时甚至到了失控的地步。

 

 

十三爷默默所做的事,

还是在他死后的一年间

(主要胤祥去世后的两三个月)

雍正亲口说


出来的。雍正披露自己很多被赞许的德政,背后其实是胤祥的主意。他坦承「今王仙逝矣,

若朕仍秘而不宣,则内外臣民隐被王之厚德,而莫知其由是。

」雍正甚至说如果自己隐去胤

祥之善,何以安心,所以「据天理本良,朕实难于隐秘。

」很多事情是只有他和胤祥两人才

知道的,以雍正性格之强,又极爱面子,

如非由衷,

实在没有必要把这些大功劳放到一个已

逝世的弟弟身上。

雍正还在上谕中说为了没有接受十三弟一些宽大建议,

感到追悔,

例如提

及胤祥执行追讨国库亏空,有人曾抱怨他严苛。雍正说你们怪错人了,严苛的是皇帝本人,

十三弟曾苦劝他宽容一点,他没有听。可见胤祥一生行事和忠诚,的确使雍正铭感五内。

 

 

从历史看,

为臣者不但应该以胤祥的公忠和清廉为鉴,

可能更应学习他那功高不震主的哲

学,否则即使有才有心有德,也不一定能有一番作为。在封建皇朝时代,君臣定位,大臣无

论如何有才有德,

都难以取君位而代之,

君主本来就没有理由妒忌和压制能臣,

可是功高震

主往往使不少国家柱石悲惨收场。

这是历史极大的讽刺,

却又是铁一般的事实,

我们或许只

能用人性来解释;雍正是常人,

胤祥是不平凡的人。以前尚且如此,今天我们已经没有君君

臣臣的制度,

上司下属的位置随时会因人和才能而逆位,

遇到小气的上司,

功高震主之忌可

能就比雍正时代还甚哩!

 

 

像十三爷这样忠、廉、孝、直的一位能臣,实在让人从心底敬服景仰

 

 

 

 

 

说出了我的心里话啊

 

我的兴趣由十三爷开始:这位扭转康熙晚期国库空虚残局,奠定雍正朝厚实经济基础的理财高手,也是康乾盛世之昌背后一个关键人物,史家以至学者却少有提及:钓沉数月,我像一位故人抱不平,要争回他在历史上该有的地位。皇子身后沧桑二百七十载,我离开历史领域也有二十多年:他把我拉回历史的世界里,我像找到一个相知相识的老朋友,这难道不是缘?

  去年9月,也在这样季节,骄阳似火,我和两位好友加上吾妹,跑到河北一处偏远的野地里。在一片小小的荒草地,对照我从清代县志复印下来的陵墓图、遥看远方的华表和牌楼,可以肯定就是这个地方。

  我带点痴迷地寻找这位皇子,读者一定不会陌生,他就是康熙的十三子,雍正皇朝的怡亲王(胤祥)。

缘起《雍正王朝》

  两、三年前,电视剧《雍正王朝》风靡中、港、台,传到美国已是晚了一年。我和外子都是念历史出身,过往的历史剧例如《还珠格格》、《康熙微服出访》等,我们通常一分钟都看不下去,因为总无法忍受史实乱改和人物的胡闹杜撰。《雍正王朝》错的地方也很多,有些更错得离谱,虚拟杜撰就更不在话下了,看剧时我们也会如刺在喉,可是却被剧情剧力所牵动,一口气看毕全剧四十多集。这是一部前所未见的高水平电视剧,制作严谨,演技非凡,剧力迫人。它吸引万千观众,就连我们边看边骂错的人也慑着了,可见功力所在。

  戏剧毕竟是戏剧,尽管它比起坊间各种雍正题材的小说、电影和电视剧都较接近历史主题,但仍然不是真正的历史,可是戏剧吸引了我,放下多年研究历史的兴趣又来了,加上当时很多朋友都迷上该剧,纷纷问我:“雍正是个好皇帝吗?”“邬思道真有那么料事如神吗?”“雍正真是靠十三爷夺得帝位吗?”后来还有几个团体邀我作演讲。正因为戏剧拍得逼真,观众读者容易信以为真。我想,一套电视剧引起普通人对历史的好奇,我们有学术训练的人其实应该用之为教材,让有兴趣的人认识多一点历史。

  电视剧里除了雍正皇帝,我集中三个关键人物:邬思道完全是凭空杜撰,毋须研究;张廷玉三朝元老,是雍正中晚期和乾隆初期的骨干人物,但没有什么戏剧性。比较起来,我对胤祥这个人物的兴趣就浓厚了,也实在喜欢电视剧里十三爷的角色。念书时清史本来就是学术兴趣之所在,二十多年后,我又回到史籍堆中。

理财高手,治国能臣

  我跑到克莱加州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出差纽约也顺道到哥伦比亚大学,美国几家大学的东亚图书馆我都搜遍了,最后还回到香港中文大学,图书馆有论文、资料、书籍逐一追寻。我一页一页的细阅康熙和雍正朝《实录》、《东华录》、《起居注》以至各种清代笔记,可以说每一条资料都不放过。几个月下来,胤祥在我的书桌上渐渐轮廓清晰了,我对朋友开玩笑说:“对不起,历史上的十三爷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但他恭谨内敛,并不是电视剧里那么潇洒风流豪侠。他可敬,却不怎样可爱!

  小说、电视剧里的十三爷是协助雍正夺位的关键人物,但历史上胤祥在康熙晚年长期被圈禁,没有产生重要作用,他的影响力是在雍正登基之后。这位才干出色而低调内敛、功高得宠而不滥权的十三爷,气度和运筹帷幄的能力甚至超越雍正,这还是胤祥死后雍正自己说出来的。胤祥是雍正朝前期最具影响力的人物,皇帝对他的信任几乎是毫无保留的,家事国事,事无大小都托给他。雍正四年全盛时期,他身兼九个重要的统理职务。雍正五年,胤祥生过一场病,往后三年仍办了不少大事。史料显示,胤祥辅助雍正是真正的日夜辛劳,终于在雍正八年四十三岁的时候去世了。(胤祥去世时的正确年龄应该是四十三周岁)

  胤祥在雍正朝前八年为雍正治理了多方面的棘手的大问题,其中最大功劳是理财。雍正元年胤祥开始掌管户部,那是管理国家收入开支的部门。康熙去世时国库存银只余八百多万两,雍正中叶曾多至四千多万两,几度用兵后,传到乾隆时的国库存银还有二千多万两,当中雍正前期还减免了很多浮税。这些银两小部份由雍正严厉抄家而来,但大部分是胤祥的税收调度和经济政策的结果。雍正执政只有十三年,期间西北多次用兵,国库仍有此成绩,奠定下乾隆盛世的稳固基业。若非英年早逝,在胤祥的继续辅助下,雍正皇朝应有更大的作为。

  康雍乾盛世,清史研究都大量集中在康、乾朝,雍正朝往往被视为过渡。相对康熙和乾隆,雍正一向被视为刻薄寡恩,史家对雍正的正面评价不高,连雍正的政绩也得不到重视,胤祥也就更少人提及。

  我在资料中埋头研究,十三爷的轮廓愈来愈清晰,我的感觉愈来愈似追寻一个很想认识的故人,为此我几度跑到北京。我跑到王府井,希望还能找到一点点怡王老府的遗痕,我跑到朝阳门北大街去找怡王新府,我跑到东单去找宁郡王府……,最后,我就想去看看他的坟!

河北涞水县访寻陵墓

  我从一本讲清代王爷坟的书里,读到怡王陵墓的沧桑劫运。怡王陵在河北易县相邻的涞水县水东村,清西陵的东边,建于雍正十一年,是清代王爷陵墓中规模最宏伟的,由进口到陵墓的神道就有三里长,中有十一道汉白玉孔桥。像其他皇陵和宗室坟墓一样,清代一直由朝廷派员看守,由王府家族管理。1931年开始有人盗墓,拆去碑楼和神桥。日本侵华时被日本军队占领作军营,后来八路军又把王陵拆掉,拉走砖瓦石片作材料,直到只剩下两柱华表,一个牌坊和横倒在地下的神道墓碑。

  就算不是研究历史的人,谁想像到这种苍凉景色也难免唏嘘。我的朋友作家铁凝到过那儿,深有感触,十年前就用躺下来的神道碑作背景,写了一篇著名的短篇小说《孕妇与牛》。

  正因为知道怡王陵已被破坏得几乎难寻原貌,这次我去北京之前在图书馆找到一本清代的《涞水县志》,县志内有三张图,一张标出怡王陵在涞水县的位置,一张是王陵附近的地形,还有一张绘出王陵建筑布局的陵墓图。我在北京的历史系朋友租了一部小汽车,带着这张图和一张河北公路图,我们就从北京出发到河北寻访怡王陵去了。

  中午前到了涞水县,公路图没有标示,只得到处停车问人。这附近的人都知道有王爷坟,但指路都是糊里糊涂的,我们兜兜转转都无法找到王陵所在。最后经过一个派出所,年轻的公安人员心肠好,替我们找到一位懂路的老人家上了汽车领路,几分钟后就找到目的地了。

  车子从公路旁一个小村落驶进去,穿插在几幢村屋之间,走的根本不是车路。转弯抹角的黄泥路没有一处平坦,像由无数泥洞连起来似的。路旁的黄泥堆得很高,路中间却陷得像道深沟,对头而来的拖拉机与我们的车得各自靠边擦身而过,拖拉机倾侧几达危险,我们只能祈祷它千万不要翻倒压下来。车子走到一处地方,路面陷得太深,轮子飞转,车却无法前行。我们只得下车减轻重量,司机试了几次,才成功地驶离那大洞。十几分钟的路程的颠簸,够把我们的骨头都弄散了。

  当我远见到那座牌楼,兴奋得心要跳出来了,怡亲王陵!我们下车到了碑亭,上面草草写着“怡贤亲王墓遗址”,碑座后是一块高高耸立的神道碑,碑刻非常清晰:“忠敬诚直勤慎廉明和硕怡贤亲王神道碑”,左边还有一行满文。“忠敬诚直勤慎廉明”是皇帝在雍正四年时赐给十三爷的,雍正并且说过用此八字没有半点夸大,因为若有半点失实,后人责骂就是对不起十三弟。碑上汉文是雍正的亲书御笔,他在绢上写这十七个字,谕旨要内务府找最好的雕刻匠刻碑。

寂寞王公长埋荒草

  根据资料和铁凝的小说,神道碑是早已倒下,可是现在却威严地竖立在赑赑座上。回头看见碑亭背面也有一片碑刻,上书“为先人十三王爷允祥扶立往碑”,下书:“后人美国北卡州华侨满族正黄旗叩拜”。日期为:千禧年五月初五日。这就是可以解释了。碑倒下了过半个世纪,却由移民美国的满族后裔重新扶立,王爷在天有灵,不知有何感想。陵园破坏如斯,那么高大的神道碑倒下来,还有那赑赑,竟然丝毫无损,也可说是奇迹。

  从神道碑再走不远是一座高大的牌楼,三间四柱,精致的石刻也都完整无缺,牌楼前有一道宽可通两车并行的汉白玉桥,可以想像当年的威严气派。根据《涞水县志》的王陵图,这该是十一座汉白玉孔桥的第一道,也是现在唯一完整的一道桥。过了桥,我们沿着炎热的黄泥路往前行,两旁隔道有一对华表,华表没有受到破坏,在玉米田里显得有点苍凉,但更有一种慑人的气派。

  华表不远一道仅存少许汉白玉的小桥,这该是第二道桥了。从这里开始,路就往玉米田中弯曲迂回,再也无法与陵园图对照了。我们没有概念三里地有多长,只好沿着泥路继续往前方的高坡走。路上问了几个农夫,他们都知道王爷坟,可是指路却是东西莫辨。我们转来转去上了小山坡,看方位应该就在附近,但还是无法找到坟的正确位置,此行来到陵园遗址也算是有收获了。这里非常干燥,连玉米的叶子都沾着黄土泥尘,大家早已汗流浃背,渴不可当,正准备往回走,我的教授朋友见不远处有一座平房建筑,建议尝试最后一问。那是一家矿场的办事处,员工说我们早已走过了头,方向也偏了。

  循指点我们回头走了一小段路,从一个缺口走进玉米田,很快就找到了。二百多年附近的人民对葬在涞水的王爷非常尊敬,陵墓虽已破坏得无迹可寻,什么井亭、朝房、宫门、大殿都无迹可寻,整个陵园都成玉米田,但却留空了这一小片,任它长着杂草:老百姓是明白的。

  清式皇家陵园进口是神道碑,视乎墓中人的身份地位,沿神道有碑亭和宫门,最后是享殿,也就是陈奉香烛祭品的地方,享殿后是放置棺柩的地宫。地宫都是往山里挖的,山坡顶上堆成工整的圆型,叫做宝顶,王陵宝顶通常像放大了几十倍的民间土坟(俗称“土馒头”)。我们发现荒草的前面还有一片蕃薯田,在茎长三四尺高的玉米田中像留空一道遥望牌楼的空间。荒草地和蕃薯田之间平整地有好几尺落差,对照华表、牌楼方位和陵园图,我们站立的地方是宝顶无疑,前面蕃薯田应该是享殿之所在。

  我妹妹最先有所发现,一块绿色的小瓦片!拨开地上杂草,果然遍布碎瓦。手拿着小瓦片,心情兴奋激动难以形容,半年来的文献堆中钓沉,如今手触着的是那么实在的东西。我所追寻的人物,就长眠在这荒草之下。太阳开始偏西,背面远山灰濛濛的若隐若现,心情平伏下来,唏嘘感油然而生。陵墓历劫,墓中人如今何在?曾经那么显赫的一代王公,落得如此凄寂。我却在二百七十年后痴迷地追寻他的故事,千里迢迢跑到这里,算是不多见的有心人吧!

相隔二百多年

  我的兴趣由十三爷开始,这位扭转康熙晚期国库空虚残局,奠定雍正朝厚实经济基础的理财高手,也是康乾盛世之昌背后一个关键人物,史家以至学者却少有提及。钓沉数月,我像一位故人抱不平,要争回他在历史上该有的地位。我回到学生时代对历史的沉迷,也发展了对清中叶政治、皇室文化以至王府建筑深入研究的浓郁兴趣,写了近十万字文史随笔的初稿。发表尚在其次,研究和写作中感受到的乐趣实在难以形容。人到中年,在繁忙的生活中,这算不算是一种人生的奢侈?一位朋友曾笑说:“你与这位十三爷是前世有缘。”皇子身后沧桑二百七十载,我离开历史领域也有二十多年,他把我拉回历史的世界里,我像找到一个相知相识的老朋友,这难道不是缘?

  我在王爷坟头拾了一小片碎瓦,回家用一个锦盒珍藏着,焚过香,放在书桌上,纪念这份缘。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