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zcxj0910 的博客

翩翩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日志

 
 

安徽原副省长为玉而狂:八成贿礼为玉石  

2014-01-07 17:11:41|  分类: 法制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标题:安徽原副省长为玉而狂:八成贿礼为玉石

楚天金报讯 图为:倪发科(右一)参加玉石展览活动(资料图)

  楚天金报讯 图为:倪发科(右一)参加玉石展览活动(资料图)

  2013年6月,经中央批准,中纪委对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立案检查。经过数月调查,中纪委查实了倪发科的受贿问题。调查显示,倪发科收受大量玉石,占受贿总额近80%。

  嗜玉成癖:玉器不离手

  倪发科2008年担任安徽省副省长后,分管国土资源工作,未经组织审批同意就担任了省珠宝协会名誉会长,接触上了玉石,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到了疯狂的地步。“玉石是身份的象征,集文化艺术价值、现实价值和收藏价值为一体,玉能养人,人能养玉,经常与玉接触能促进玉与人的物质交换。”平时和人说起玉石,倪发科也精神倍增,眼睛放光。

  在赏玉、玩玉的需求感和满足感的驱使下,倪发科不能自已:看电视、看书,玉器不离手;穿得多时,脖子上还要戴上一个玉石挂件;每到周末,把喜欢的玉石玉器铺开,一件一件欣赏;每隔两周,给精品玉石玉器逐一打蜡、上油;到外地出差,再忙也要挤时间到当地的玉器市场或商场看一看,甚至借机绕道到玉石产地和玉石市场;随身携带小电筒、放大镜,到商场、古玩城检验自己的赏玉水平。倪发科还喜欢“斗玉”,常约上几个玩家,各带几块好玉,一起欣赏,比比谁的玉好。

  为玉而“狂”:收礼多收玉

  得知倪发科的这一爱好后,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吉立昌等老板一次次投其所好,为其买单。2011年春的一天,与倪发科已“深交”多年的吉立昌来到倪家“汇报”工作。看到吉立昌腰上挂着一个玉石手把件,倪发科就让他取下看看。把玩了几下,倪发科说:“这个手把件品相一般。”从中嗅出一些“意味”的吉立昌连忙说,家里还有3块新疆朋友送的玉石籽料,可以拿来请他鉴赏一下。很快,吉立昌回家将3块玉石籽料送到倪家,倪发科连称“不错”,吉立昌适时提出送给他,倪发科客气一下,收下了。

  此后,两人经常在一起谈论玉石。因为吉立昌对玉不太懂,倪发科就专门介绍一位玉石专家与他认识。2011年5月的一天,倪发科让吉立昌和玉石专家一起去新疆买玉,吉立昌心领神会,就联系玉石专家一起飞到乌鲁木齐。吉立昌回合肥后,将购买的玉石全部拿到倪发科家中,让倪挑选。倪发科选了几件,总价值约50万元。此后,吉立昌多次专程前往新疆采购玉石送给倪发科,其中一次,倪发科挑了总价达350万元的玉石。

  收了吉立昌等人的玉石后,作为“回报”,倪发科多次为吉立昌等人跑项目、帮忙四处打招呼,甚至为吉立昌控制的公司挪用国家下达的保障房用地指标,助其以低价购买铁矿探矿权。倪发科受调查时承认,自己在副省长任上的前两年工作还是很积极的,后来感到自己年龄大了,“快到点了,提拔没有希望了”,于是将重心从工作转移到为退下来的生活做准备,就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玉石是身份的象征,集文化艺术价值、现实价值和收藏价值为一体,玉能养人,人能养玉,经常与玉接触能促进玉与人的物质交换。”说起玉石,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顿感精神,眼睛发光。 近日,有媒体报道,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中央纪委查实了倪发科的受贿问题,其收受大量玉石,占受贿总额近八成的事实也浮出水面。

  □玩物丧志

  看电视看书玉不离手

  古人常把君子之德和玉石品质相提并论,然而,对于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来说,玉石映照出的不是他的君子之德,而是在纵好图利驱使下的腐化堕落轨迹。一块块精美的玉石,如今却成了他一笔笔受贿的铁证。

  倪发科2008年担任安徽省副省长后,分管国土资源工作,未经组织审批同意,就担任了省珠宝协会名誉会长,接触上了玉石,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到了疯狂的地步。

  在赏玉、玩玉的需求感和满足感的驱使下,倪发科不能自已:看电视、看书,玉不离手;穿得多时,脖子上还要戴上一个玉石挂件;每到周末,把喜欢的玉石玉器铺开,一件一件欣赏;每隔两周,给精品玉石玉器逐一打蜡、上油;到外地出差,再忙也要挤时间到当地的玉器市场或商场看一看,甚至借机绕道到玉石产地和玉石市场;随身携带小电筒、放大镜,到商场、古玩城检验自己的赏玉水平,在与玉石老板的交流中,享受当专家和被认同的快感。

  时常约上玩家“斗玉”

  倪发科还喜欢“斗玉”,常约上几个玩家,各带几块好玉,一起欣赏,比比谁的玉好。

  倪发科钟情于玉石,不止于爱好,更因为他深谙其价值。他说:“玉石满足了我对它现实价值的贪欲感和对收藏价值的期盼。好的玉石玉器资源稀缺,不可再生,物以稀为贵,给后代留些有价值、有文化艺术品位的优秀作品和财富,远比留其他钱财更安全,也更有价值和意义。”

  □收受贿赂

  一次收下总价350万元玉石

  一些老板早就觊觎领导干部手中的权力。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吉立昌等老板就一次次投其所好,为其买单。而倪发科明知玉石价值不菲,却照收不误,对好的和田玉更是来者不拒。

  在这些老板中,吉立昌给倪发科送玉石玉器最多,价值也最高。

  2011年春的一天,与倪发科已“深度”交往多年的吉立昌来到倪家“汇报”工作。吉立昌腰上挂着一个玉石手把件,倪发科取下把玩了几下说“品相一般”,从中嗅出一些“意味”的吉立昌连忙说,家里还有3块新疆朋友送的玉石籽料,可以拿来请他鉴赏一下。很快,吉立昌回家将3块玉石籽料送到倪家。“不错、不错,是和田玉籽料。”倪发科摩挲着玉石说。“倪省长要是喜欢的话,就送给你了。”倪发科客气一下,就收下了。

  此后,两人经常在一起谈论玉石。2011年5月的一天,倪发科让吉立昌和一位玉石专家一起去新疆买玉,吉立昌心领神会。吉立昌回来后将购买的玉石全部拿到倪发科家中,让倪挑选。倪发科选中的玉石价值约50万元。

  2011年6月,吉立昌和玉石专家再次前往新疆,买了20多块籽料,花费约100万元。送到倪家中后,倪发科细细把玩、鉴赏之后,全部收下。

  2012年5月,吉立昌到乌鲁木齐办完事后专程绕道和田买玉,买回的一块价值95万元的籽料让倪发科爱不释手,首先被选中。这一次,倪发科从吉立昌带来的玉中挑选了总价达350万元的玉石。

  除玉石玉器对字画也照收不误

  给倪发科送玉较多的还有某房地产开发公司负责人黄某某。2010年上半年的一天,黄某某到倪发科家里看望,他带来一块花16万元买的雕刻好的玉石手把件。倪发科没推让就收下了,还说:“这块玉石白度不够,我更喜欢白度好的原石。”黄某某明白倪发科的意思,就说下次再帮着找找看。

  过了一段时间,黄某某去另一家玉器店买了一块和田玉原石,白度较好,扁圆形,购买价格16万元。倪发科这次表示很满意。不仅玉石玉器,对于字画,倪发科也照收不误,因为他懂得“字画有一定价值,可以留给下一代”。从上世纪90年代起,他就开始收受字画。专案组从其家人处扣押的字画有90幅之多,其中,2003年至2007年,仅收受黄某某所送名家字画就达15幅。

  倪发科不仅自己与老板“亲密”接触,他的家人也和老板们“深度”交往。因此,老板们不仅给倪发科行贿,还给他的家人送礼。他收受贿赂中的一部分,就是通过其家人代收的。

  □权钱交易

  帮企业主低价购买铁矿探矿权

  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短。倪发科接受了吉立昌、黄某某等老板送的大量好处后,原则、底线被抛在一边,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为他们牟利。

  为了吉立昌公司的发展,倪发科放下副省长的“架子”,和其一起跑环评、项目审批手续,为吉立昌实际控制的公司挪用国家下达的保障房用地指标,帮助其以低价购买铁矿探矿权。

  对于另一个“信赖的朋友”黄某某,倪发科屡次违规四处打招呼、施加压力,帮助其更改项目规划、调整容积率、逃避处罚等,使其从中获取巨大收益。

  除了收受吉立昌、黄某某的巨额贿赂,倪发科还接受丁某、郑某等个体老板给予的支付旅游费用、免费装修房子等好处。作为回报,倪发科为他们公司的房地产开发等项目滥用权力,当“掮客”拉关系,违规给予政策优惠、落实用地指标,等等。

  此时的倪发科,手中的权力已经成为这些不法老板谋取非法利益的“开路斧”、“摇钱树”。

  倪发科为玉石、字画等“雅贿”所击溃,被熏心物欲所擒获,折射出当前腐败现象的新手段和新特点。

  □贪官自述

  “到了该为自己活一把的时候了”

  倪发科1954年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他从下乡知青、安徽生产建设兵团班长干起,一步步走上副省长的岗位,用他自己的话说:“走过来不容易。那时有一种理想和信念支配着自己,激发出热情和激情,为党和人民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

  倪发科说,自己在副省长任上的前两年工作还是很积极的,后来感到自己年龄大了,快到点了,提拔没有希望了,再加上受到一些消极现象的影响,思想随之发生了变化,将重心从工作转移到为退下来的生活做准备。“过去几十年是为别人活的,现在到了该为自己活一把的时候了。”

  倪发科说,他选择收取、欣赏玉石作为自己的享乐,是因为“玉石是新型的高档商品、特殊商品,一块上万、几十万的都有,绝对是高消费、奢侈品”。

  玉石字画比现金高雅文明隐蔽

  倪发科觉得,自己这么多年培养的民营企业家好多都是亿万富翁,既有成就感,又有失落感。“他们知道我收藏玉石,就投我所好。吉立昌送我石头最多,他的矿后期效益非常好,也很有钱,对他来讲买点玉石只是毛毛雨。我拿了他的好处后,顺其自然地想到为他提供更多的帮助和支持。”

  “我也知道这是权钱交易。”倪发科说,但他认为玉石、字画比现金高雅、文明、隐蔽,披上爱好的外衣,更能掩人耳目,“懂的人知道你有这爱好,不懂的人也不知道什么价钱。”

  “早处理我国家损失不至于这么大”

  2005年,安徽省委巡视组到六安市巡视时,听闻风声的倪发科便要求黄某某把他送的几幅字画先拿回去。两年后,倪发科居然又把字画要回。2012年7月,倪发科得知可能被调查,于是将部分玉石退还给了吉立昌,两个月后以为调查停止了,不仅收回了之前退的玉石,而且“忍不住”又顺手收了3块大的玉石。在得知组织调查后,他将收受的大量责重物品转移到了13名亲友处。同时,担心其大量收受玉石问题暴露,倪发科还向吉立昌提出以吉的名义办个玉石展示馆,将其收受的玉石转移到展示馆托管,使其貌似“物归原主”,企图逃避追究。

  在接受组织调查时,倪发科曾经抱怨:“如果组织上早提醒或早处理我两年,我给国家造成的损失也不至于这么大。”

  2013年9月底,倪发科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决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