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zcxj0910 的博客

翩翩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日志

 
 

女子与丈夫谈离婚时接到情人电话 被扔下4楼摔死  

2014-01-25 21:13:25|  分类: 法制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妻子红杏出墙,丈夫苦劝无果,偏偏此时妻子的情人又打来了电话。怒不可遏的丈夫居然将妻子从四楼扔下,妻子不治身亡。

昨日,涉嫌故意杀人罪的犯罪嫌疑人刘某被浙江省江山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

娇妻有了情人 闹着要离婚

2009年,刘某和蒋某在台州打工时相识。

刘某是某按摩店里的管理人员,而蒋某是初来乍到的按摩女,收入低微又举目无亲。刘某刚刚离婚,有个女儿;蒋某也已经结婚,还有个2岁的儿子。

这些都没有阻止两人的相爱。2011年,蒋某与前夫离婚,带着儿子来到江山市,与刘某结婚了。

蒋某年轻貌美,刘某因此一直刻意迎合着妻子。

蒋某2岁的儿子跟随夫妇俩生活在江山市区,刘某的亲生女儿在乡下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刘某不舍得给自己的女儿买礼物,对蒋某的儿子则3天买两双鞋子……

然而刘某每月收入有限,也只有2000元左右,蒋某逐渐心生不满。

2013年9月,蒋某有了一个情人。小伙子比她还年轻,大学本科毕业。在蒋某眼里,他比只有初中文化的丈夫伟岸一百倍。

小伙子还承诺她:只要蒋某离婚,立刻跟她结婚。

于是蒋某开始外出租房居住,还三天两头要求闹离婚。对此,刘某是一百个不情愿。

苦劝妻子无果 他一怒把妻子扔下楼

2014年1月10日晚,想挽回婚姻的刘某与蒋某相约见面。当晚10点夫妻俩住进江山市区一家商务宾馆四楼的某间客房,想好好谈一谈。

整整一个晚上,刘某一直在苦劝蒋某,希望她能留在自己身边。但蒋某始终不为所动。

次日凌晨2时许,蒋某的手机响了,是那个小伙子打来的。他见蒋某还没回去,担心出事。

刘某抢过蒋某的手机,和情敌吵了几句后,暴怒地将手机扔出窗外。

他的情绪失控了,一把掐住蒋某脖子。蒋某吓得大叫,失去理智的刘某一把抱起她,从窗户扔了出去,随后又后悔了,想去拉她回来,但只扯破了衣服。蒋某重重摔在了地下。

这个时候,小伙子因为担心蒋某,乘出租车赶到宾馆楼下。他立即将蒋某抱上出租车送往医院,然而蒋某最终还是不治身亡。

刘某带着恐惧和愧疚,赶到乡下父亲家中,与父亲、女儿告别后,来到深山里割腕自杀未遂,被随后赶到的民警抓获。

女子乘车未让座被陌生男子殴打 当时正来例假

(1月24日,长沙远大路,段小姐讲述自己在公交车上被打时的情况。图/滚动新闻记者 华剑)
2
(1月24日,长沙远大路,段小姐讲述自己在公交车上被打时的情况。


(公交监控截图,画面中摸头的就是被打女子。图/滚动新闻记者 刘双)
2
(公交监控截图,画面中摸头的就是被打女子。

  1月23日晚9点03分,一辆长沙7路公交车上。

  段小姐因为来了例假,身体有些疲乏,上车后便靠在座位上,眼睛望着窗外,突然,她感觉脑袋右上方被重重地敲了一下。“第一反应是熟人”,她摸着头扭过去一看,身旁一名看上去五六十岁的男子质问她为什么不让座,理论过程中,对方又一拳挥到了她嘴唇上。

  1月24日,摸着血肿的嘴唇,段小姐“又委屈又气愤”。她说,当时实在太累了,没注意后来车上上了些什么人,“平时公交车上有座位我都不会坐,留给有需要的人……”

  发呆时,头部被陌生人重敲了一下

  1月23日晚8点半,段小姐在长沙火车站送完同事后,跟另外两名男同事一同坐上了一辆7路公交车。因为火车站是始发站,乘客上车后还有不少空座位。

  上车后,段小姐跟着同事一起坐在了老弱病残孕优待座上。因为来了例假,又上了一天班,身体很疲乏,她便靠在座位上,看着窗外“放空自己”,其间还打了会儿盹。

  大约20多分钟后,处在发呆状态的段小姐突然感觉脑袋右上方被重重地敲了一下,她说当时以为是熟人,摸着头扭过去一看,发现身旁站着一个身穿深色外套的五六十岁的陌生男子,男子质问她为什么不让座。这时,她看到对方身边站着一位抱着孩子的妇女,就赶忙站了起来。

  段小姐觉得很委屈,当时就跟男子理论起来。

  “你干吗打我?”

  “要你让座啊!为什么不让座?”

  湖南龙骧巴士调度室监控录像显示,时间为晚上9点03分。

  段小姐说,虽然自己已经起身让座,但对方并没有消停的意思,继续用长沙话骂她。她正与对方理论,没想到,男子的拳头又飞了过来,用力打向她的嘴唇,“我当时整个人都蒙了。”段小姐说。

  “如果看到抱小孩的妇女,肯定会让座的”

  公交车的监控画面中,段小姐一边摸着被打的头部,一边大声哭喊着。随后,她拿出手机对着男子拍了一张照片。

  车子到达安贞医院站后,打她的男子快步下了车,几秒钟后,“哭得不成样子”的段小姐也跟着下了车,模糊的泪眼中只看到对方进了一家商场。

  段小姐说,因为在车上“情绪崩溃”,下车后,她才发现嘴唇出血了,感觉很疼。

  1月24日上午,记者见到段小姐时,她的上嘴唇依然肿得很厉害,里面已经充血变成了深紫色,穿的羽绒服的左袖子上,密密麻麻地留着好多大小不一的血点印子。

  “真的又气愤,又委屈。”段小姐说,平时自己坐公交车都会让座,“我当时太累了,确实没留意车上的情况,要是看到那个抱着小孩的妇女,我肯定会让座的。”她说,“让座是应该的,但可以轻轻地拍我一下,或者语言提醒啊,这么粗暴地动手打人就太过分了。”

  1月24日下午,段小姐前往长沙市公安局公共交通治安管理分局直属一大队报了警,并登记了相关信息,一位姓李的警官表示,将会进行取证,做进一步调查。

  司机:没必要强制别人让座,更不能打人

  袁先平师傅是当时车上的司机,他说,车上乘客比较多,座位全满了,还有二十来个乘客站着,行驶中,他听到人群中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但他正专注开车,并不清楚当时的具体情况。当袁师傅第二天得知是有人因为没让座被打时,觉得“很诧异”。“让不让座是个人情愿,没必要强制别人,打人就更加不对了。”他说,乘客一般都会给有需要的人让座的,“特别是残障人士和孕妇,基本不用我们喊,大家都会主动让座。”

  湖南龙骧巴士八车队7路线一位姓张的负责人说,“爱心专座”是对老、弱、病、残、孕乘客的优待座位,“如果车上没有这些有需要坐的人,其他乘客也是可以坐的,没有规定只能是老人、孕妇或残障人士坐。”

  [律师说法]让座属于道德范畴,任何人都不能动手打人

  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李健律师表示,给弱势群体让座本身属于道德范畴,当事人即使固执不让座也只是个人素质道德问题,社会可以谴责,但任何人无权对其直接进行人身攻击。

  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殴打他人的,或者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并处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情节比较严重的,可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并处5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罚款。

  如果殴打他人触及犯罪的,依据《刑法》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致人重伤的,可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网友声音]“老弱病残孕”的“弱”,该怎么定义?

  1月24日,潇湘晨报通过QQ800096360征集网友的看法。几乎参与互动的网友都一边倒地谴责挥拳打段小姐的男子的行为,认为让座是个人意愿,应该鼓励,但是不应该强制,并提出来例假身体疲乏的段小姐应属于老弱病残孕中的“弱”,“只要是有需要帮助或身体状况不佳的人,都应该有权坐这个爱心专座。”

  网友醉雪芙蓉对段小姐的经历表示“感同身受”,她说之前有一次在公交车上,因为当时也在生理期,站久了脸色苍白,差点晕倒,一位五六十岁的男子拉着她坐下,让她很受感动。“身体实在不舒服,也应该是属于老弱病残的‘弱’,也是应该受到尊重的。”

  @浮岚:我认为该中年男子无权打人,该座位设为老弱病残孕专座更大程度上是对人们的道德约束,女孩因身体不舒服坐下,是合理的。即便没有这个情况,公交车也是付费的,她有权坐下。该男子应该受到处罚。

夫妻闹离婚挪用7岁儿子6万元压岁钱 法院判归还

又快到春节了,孩子们会收到家长和大人们给的压岁钱。贴心的父母,可能还会以孩子个人名义开个银行账户存压岁钱,用作孩子的“成长基金”。

  可是,万一父母离婚,这笔钱该怎么处理?湖州南浔法院最近就审理了这样一起案子。

  儿子12.5万元压岁钱被用掉6万

  夫妻闹离婚时女方要求归还

  小明(化名)今年7岁,父母都是南浔当地人,2006年1月两人经人介绍并恋爱,四个月后登记结婚,第二年他们就有了儿子小明。

  刚结婚时,父母感情还好,爷爷奶奶也非常疼爱小明,每年小明从大人那里收到不少压岁钱。父母考虑得比较长远,他们决定给小明设立一个银行账户,等小明成年了,这笔钱可以用于小明开创一番事业。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2011年10月底,父母开始分居,父亲还曾于2012年10月30日向南浔区法院起诉离婚,理由是相恋时间较短,双方缺乏深入了解,后因性格不合常为家庭琐事争吵。法院经审理,判决不准许离婚。

  到了2013年7月23日,小明父亲以夫妻感情已彻底破裂为由,再次向法院起诉提出离婚,并请求法院判小明归他抚养。

  父亲第二次起诉离婚开庭时,除了争夺儿子的抚养权之外,小明母亲提出,这些年小明账户里的积累的压岁钱超过12.5万元,但有6万元被小明父亲取走用掉了,小明母亲要求小明父亲归还。

  法院认定6万压岁钱被父母补贴家用

  父母最终同意各退还3万给儿子

  庭审过程中,小明父亲承认是从儿子压岁账户里取了6万元,这这些钱用于补贴家用,而且小明母亲也比较清楚这事,小明父亲还认为,压岁钱是夫妻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

  见小明父母对压岁钱归属分歧较大,法官调解时给小明父母讲了一番法律道理:长辈给付晚辈压岁钱,应当视为长辈对晚辈的赠与,该存款应系小明所有,非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法官同时认为,小明账户里的压岁钱里,6万元虽被小明父亲取出,但在小明父母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支出使用。结合小明父母婚初双方感情较好等实际情况,也没有其他证据表明小明父亲支取该款项后用于个人用途,对小明父亲称该款项系用于家庭开支的陈述,可信度比较大。

  法官同时认为,父母作为小明的监护人,应当保护小明的人身、财产及其他合法权益,除了为小明的利益外,不得处分其财产,造成财产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

  最终,小明父母听从了法官的意见,小明父母经调解平和分手,小明跟母亲生活,小明的读书和看病的钱由父母分担,父母“挪用”的6万元压岁钱归还小明。在调解离婚的当天,同意各自存入小明的银行账户3万元。

  法官借本案提醒,家庭共同生活中,父母挪用子女压岁钱的现象也有不少,发扬传统,尊重法律,压岁钱的使用,应当以保障孩子的合法权益为前提,根据孩子的年龄和处理问题的能力等实际状况,通过协商,引导子女将压岁钱用在成长所需的地方,切不可随意动用、处分子女的财产。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