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zcxj0910 的博客

翩翩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日志

 
 

深圳女司機暴雨中在涵洞溺亡 曾打電話安慰丈夫  

2013-09-02 07:52:26|  分类: 法制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圳女司機暴雨中在涵洞溺亡曾打電話安慰丈夫

  遇難司機車內遺物

  現場深積淤泥。

  西麗留仙大道暴雨淹涵洞致一女司機溺亡;龍華民治暴雨致一人觸電身亡;梅華路大巴陷入大坑;河水衝走住人集裝箱,3名農民工爬屋頂獲救;眼睜睜看著的士被泥石流吞沒的的哥遭遇驚魂8小時......昨日淩晨,電閃雷鳴、暴雨驟至,持續5小時,給我市帶來較嚴重的災情,2人不幸身亡。災害發生時,各區、各單位迅速行動,全力開展搶險救災。消防現役官兵也參與全城搜救,南海救助局甚至派出專業海上救援人員參與救援。

  遇難者

  童許仙

  西麗大磡社區

  “不要著急,我會想辦法出來的”

  童許仙遇難前在電話中安慰丈夫竟成訣別

  求救

  淩晨4時40分:童許仙給丈夫黃森田打電話求救,“車開進了水裏,打不開門,水淹到了膝蓋,已打電話報警”;

  淩晨4時54分:黃森田回撥妻子的電話,妻子告訴他“水快淹到脖子了,還是打不開門;不用擔心,我會想辦法出來的”;

  淩晨5時11分:童許仙的同學得知情況後立即與其通電話,童表示“水已經淹到脖子了,正等待救援”;

  淩晨5時13分:童許仙撥打同學電話稱“你們怎麼還沒找到我?!”同學問她救援人員是否趕到,童說“不好意思,打錯了!”隨後挂掉電話。

  淩晨6時06分以後:童許仙的電話再也無法撥通……

  淩晨4時52分:警方接到童許仙的報警求救電話;

  淩晨5時16分:市急救中心接到報警並派出救護車輛;

  淩晨6時以後:公安、交警、三防辦、消防陸續趕到事發地點,並展開搜救;

  早上7時30分:南海救援的蛙人趕到現場投入搜救;

  早上8時左右:童許仙被打撈上來,經現場搶救無效死亡。

  30日淩晨4時40分,隨著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響起,驚醒了還在睡夢中的黃森田,此刻他正和9歲的兒子身處從江西九江返回深圳的K115次列車上,電話那頭傳來妻子童許仙急促的聲音:“不好了,老公,車子開進水裏了,我打不開門,水已經到膝蓋了,我已經報警了。”妻子打來的求救電話,讓黃森田憂心忡忡。

  3個多小時後,當他終于見到妻子時,妻子卻已經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隨著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響起,驚醒了還在睡夢中的黃森田,此刻他正和9歲的兒子身處從江西九江返回深圳的K115次列車上,電話那頭傳來妻子童許仙急促的聲音:“不好了,老公,車子開進水裏了,我打不開門,水已經到膝蓋了,我已經報警了。”

  抄近道接家人

  被困水中

  30日淩晨,深圳暴雨如注。4時20分左右,家住南山西麗大磡社區的童許仙,駕駛著自己剛買了2個多月的新車匆匆出了門。快開學了,丈夫把在老家過暑假的孩子接回深圳,她要在早上6時之前趕到深圳火車站,把他們接回家。為了節省時間,童許仙選擇了她和丈夫經常走的原二線關小路,如果順利,只需要10多分鐘車程,她就能拐到留仙大道上,然後再經由新區大道過梅林關上北環大道,然後趕到深圳火車站。

  可誰也沒有想到,就是這條夫妻倆常走的原二線路,就在西麗長嶺陂高架橋下的一個涵洞內,卻成為了童許仙生命的終點。

  上午,記者趕到事發地點時,現場外圍已經被拉上了警戒線,西面50米處就是長嶺陂地鐵站。在死者親友的帶領下,記者沿著一條泥濘的小路前行100多米後,終于找到了這處高約2.2米的事發涵洞。此時,涵洞內的積水仍是滿滿地緊貼著洞頂。而在涵洞入口附近,記者見到了那輛被拖出的白色小車,小車副駕駛和後排車窗都已經破損,車內仍能看見積水浸泡過後留下的雜草和淤泥。從被大水衝刷遺留下的痕跡看,此處有近30米長的道路曾被淹沒。而從二線關小路至涵洞入口是一個下坡路段,由于涵洞地勢低洼,裏面很快就形成了一個小水塘。

  現場救援人員告訴記者,事發地點原來是一條二線關小路,“路的兩頭連著西麗大磡社區和留仙大道”。在快要進入涵洞的右手位置設有一個警示牌,上面標明禁止小車通行,但除此之外,記者並沒有看到其他任何圍擋設施。涵洞的上方是長嶺陂高架橋,一根巨大的柱子立于此地,“恰好可以擋住車輛右轉進入留仙大道西行方向的視野”。

  在事發現場,記者遇到了死者的同學熊先生,他告訴記者,死者童許仙,今年31歲,來自江西九江,目前在西麗一家公司採購部門工作,“她和丈夫黃森田都是我們的同學,夫妻倆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一家3口租住在大磡社區。”30日淩晨,童許仙原本是想開車到深圳火車站接丈夫和兒子,可是剛從大磡社區開出,就遭遇大暴雨,車被困在水中,人也不能出來。淩晨5時左右,童許仙還通過電話找救援,但之後就沒有辦法聯係了。

  早上6時左右,聞訊趕來的同學們陸續到達現場,發現積水太深根本看不見車,救援人員多次試圖綁著繩子在水中摸索,終因涵洞內水流湍急無功而返。至上午8時左右,“蛙人”趕到現場終于把童許仙打撈上來,但此時的她已經沒有了呼吸。

  “我不知該怎麼告訴

  孩子:媽媽沒了”

  記者隨後趕到了南山塘朗派出所,因為死者丈夫黃森田在做筆錄,不少死者親友也陸續趕到派出所。

  下午2時左右,黃森田終于在同學陪伴下走出了派出所,他看上去非常憔悴。黃森田聲音哽咽地告訴記者,他和妻子是中專同學,畢業後曾在上海工作過一段時間,2006年才來深圳打拼。兩人于2003年登記結婚,2004年兒子降生。“好不容易生活穩定下來,手頭也寬裕了一些,所以我們在兩個月前買了一輛車,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悲劇,我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告訴孩子:媽媽沒了。”

  據黃森田說,前段時間因為放暑假,老婆暫時把孩子送回老家。最近快開學了,黃森田負責把孩子接回來。在回江西老家之前,他還特意囑咐妻子,因為乘坐的火車很早就會到深圳,加上最近天氣不好,就讓她不用過來接了。可能是太久沒有見到孩子,妻子最後還是決定去火車站。

  黃森田回憶說,昨天淩晨4時40分,妻子撥通了他的電話求救,並稱已經撥打電話報警。妻子還是不忘安慰黃森田,“讓我不要著急,說她已經在想辦法了。”

  5時11分,童許仙撥打了同學電話求助。黃森田說,當時他在火車上就像熱鍋上的螞蟻,恨不得立刻飛回深圳,趕到妻子身邊。6時05分,黃森田再次撥打了妻子電話,但此時電話已經無法接通了。

  □救助

  “蛙人”出動 無力回天

  昨天早上6時20分,南海救助局深圳基地值班室先後接到市110指揮中心、市三防辦和南山消防大隊的出警要求,希望能派出潛水員前往南山西麗執行救助童許仙。

  南山消防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後,發現水過深,為了保險起見,南海救助局深圳基地的8名專業海上救援人員,不僅帶上了常用的潛水救援設備,還帶上了一艘衝鋒艇,從蛇口碼頭立馬奔赴現場展開支援。

  “7點半之前我們就到達了現場,當時水已經有3米多深了。”深圳基地應急分隊謝建鋒回憶道,涵洞內的水已經沒過小車的車頂。隊裏有著18年海上救援經驗的陳隊自告奮勇,決定潛水施救。他帶上了救生錘,向汽車被困方向浮潛去。

  陳隊回憶說:“水裏都是黃色的泥漿,水下的可見度幾乎為零,只能靠手腳的觸覺。”據他稱,沒兩分鐘,他就摸到了小車的車門,車子頭朝下,車尾在上。“四個車窗都是緊閉的,車內都是水,好在四個車門中,左後的車門一拉就開了,如果都打不開就只能用救生錘將車玻璃砸碎了。”發現該名女子時,其已經解掉了安全帶,躺在了車後的座位上。他拽住該女子的胳膊後就浮出了水面。將該名女子救上岸,前後救援未超過10分鐘。

  昨日,原二線巡邏路穿留仙大道涵洞出現人員受困險情後,南山區有關領導緊急趕赴現場指揮公安、消防等部門開展救援工作,並成立“8?30”處置領導小組,妥善做好死者家屬的安撫和善後工作。同時南山開展全區涵洞、下沉式廣場等地段的防汛安全評估,對易澇點逐個進行排查。

  隨著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響起,驚醒了還在睡夢中的黃森田,此刻他正和9歲的兒子身處從江西九江返回深圳的K115次列車上,電話那頭傳來妻子童許仙急促的聲音:“不好了,老公,車子開進水裏了,我打不開門,水已經到膝蓋了,我已經報警了。”

  遇難者

  譚義獻

  民治沙嚇

  他本想回家鄉開理發店......

  昨日清晨5時左右,民治片區降雨量達到每小時118.7毫米,暴雨導致民治沙嚇片區出現浸水,民治大道萬眾城路段大面積積水,數十輛車輛被水浸。水浸期間,一名20歲的男子(譚義獻,湖北人,金色陽光理發店發型師)在沙嚇一居民樓一樓樓梯間意外觸電,經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年輕理發師逃生時

  不幸觸電身亡

  據周邊居民告訴記者,“萬分緊急,萬分緊急,發大水了,請盡快搶救財物,撤離到安全地帶”,昨日清晨5時左右,龍華新區民治街道沙嚇社區的一側緊急廣播,將丁先生從夢中驚醒。

  丁先生祖籍河南,2010年開始在沙嚇老村20棟一樓經營一家名為金色陽光的理發店,平時就和其他幾名理發師居住在樓上第五層。在聽到廣播後,丁先生馬上和另外3名理發師(合夥人劉某、發型師“帽子”、發型師譚義獻)立即衝下一樓理發店收拾貴重物品,此時,地面並未積水,大概5—10分鐘的時間裏,由于該店正處民治河邊上,地勢較低,河水迅速上漲,隨著一聲巨響,河水衝破了理發店的玻璃門,瞬間淹至丁先生胸部位置,站在玻璃門邊的譚義獻和劉某被衝倒並劃傷,後來劉某在醫院縫了數十針。

  受傷後,譚義獻和劉某先行撤出店裏想上樓躲險,由于20棟一樓大門未能打開,無法上樓,他們發現房子後方25棟房屋大門敞開,便立即遊向該處,據劉某回憶,當時譚義獻遊在前方,先進入了該房屋樓梯間,自己正當遊近時,有觸電感,便立馬遊向別處,此時,老板丁先生和另一名同事也遊近此處,他還吆喝著有電,不要靠近,然而他們此時並不知道,譚義獻已經在樓梯間裏因電箱漏電而觸電身亡。

  大約3分鐘後,沙嚇社區的工作人員撐著皮劃艇過來後才發現譚義獻並及時將其送往醫院搶救,最終搶救無力回天。

  據理發店老板丁先生介紹,死者譚義獻,1993年出生,今年5月剛滿20歲,湖北通山縣人,兩個月前到店裏來應聘學徒,因為工作努力、好學,很快便成為了理發師。由于譚義獻的手機有密碼鎖,所以事後無法聯係到他的家人,當地派出所也已經拿走了手機進行解碼,希望能盡快聯係到他的家人。

  歷史上被淹三次

  理發店的丁先生告訴記者,他的店從2010年經營至今,總共發生水淹到膝蓋以上的就有三次,這次更是把人給淹沒了,2012年4月19日暴雨水淹,導致他損失1萬多元;今年6月5日水淹又導致他損失1萬多元;這次水淹如此兇猛,他估計是整個店,除了挂在屋頂的電視機,所有財物都救不回,約損失七八萬元。但是,任何財物也換不來夥伴譚義獻寶貴的生命。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