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zcxj0910 的博客

翩翩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日志

 
 

探寻城中村:外来租户占80% 老人留守吃瓦片儿  

2013-08-21 14:41:32|  分类: 生活百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统计,截至今年6月,北京房租价格连涨52个月。持续上涨的房租,让许多刚刚毕业或是较低收入群体将租房的范围一再向城外延伸。

  北五环外,肖家河村已成为一个以出租价格低廉房屋的城中村。毕业季,租房市场的红火,也让这个村子变得热闹起来。年轻的面孔穿梭在村子中,有的已经住在村中,有的还在寻找着房源。对于违建、安全等,都不在他们考虑的范围中,他们更加关心的是价格与位置。

  探访城中村肖家河,记录城中村出租房的真实状况,探寻为何像唐家岭一样的城中村不停地在城市中被复制。

  4年家家盖楼忙活至今

  肉摊上,一块渗满油渍的黄布盖住肉块,小电风扇吊在黄布上,驱赶着蚊蝇。与肉摊相邻的水果摊、杂货铺一家挨着一家,楼与楼间两三米的距离显得更加拥挤。垃圾堆泛着臭味,与下水井的气味混杂在一起,袭向路人。

  北五环肖家河桥向北200米,肖家河村里十分热闹,看房的年轻人忙着寻找着安身之所。村里几乎很难见到平房,招租信息或挂在墙边,或喷在路旁。村中多是二层或三层自建楼,一位赵姓村民说,村里集中盖楼是在4年前,盖起的楼房就是 用来出租。“我家盖了20多间出租房,最便宜的一间一个月550元,现在就剩下两间招租了。”

  一条长长的走廊两侧,一间十平方米左右的出租房内,一张床、一个简易衣柜和一张桌子是每间出租房中的标准配置。24岁的李正就租住在一栋二层楼房中,床上铺着上大学时发的被褥,脸盆放在床下,一个塑料箱子里装着衣物,几本书随意丢在床边。

  在他的房间中,一扇长约80厘米,高约50厘米的窗户,阳光透过铁丝防盗网费力地照进房间。

  在肖家河村,每栋出租房的窗户上都安装了铁丝防盗网,楼与楼间的距离最近的不到半米宽。在村民王先生看来,以前的菜地上现在家家都盖起了楼房,从四年前一直盖到了现在。

  村口的电线杆上缠着一圈圈电线,胡乱结在一起,电线杆、墙上贴满了单间出租的小广告。村外,十几条公交线路将租住在肖家河的租户拉向不远处的中关村。“在这里住的很多都是在中关村工作的,离得近,房租又便宜。”租户小刘说,每月房租600元,网费60元,水电费用在40元。

  “100块钱的押金,租金每月交一次。我的房不租给做生意的,也不租给有小孩的,我喜欢租给年轻人。”一位村民推销着自家的楼房,在她的自建楼房中,通道并不规则,过道中摆放着杂物,墙壁上贴着发黄的警情和消防提醒须知,30多间出租房在通道两侧。门前的垃圾堆混着泥泞的土路,在出租房内便可以闻到一股臭味。

  楼内虽有消防提醒,但却一直未发现灭火器等消防器材,混乱的电线一股一股地从房中穿过,许多房间中的电磁炉、电水壶等电器,与插线板在出租房内横七竖八地混在一起。这些隐患,李正这样的租房者并不在意,“这些都问题不大,主要是房租便宜,地理位置也方便。”

  20%村落呈空心化留守多是老人

  像往常一样,每天早上胡勇和其他候车人一道挤上了开往中关村的333路公交车。

  像胡勇这样的上班族离开后,村子中一下子少了许多人,这对村民老赵来说,是难得的惬意时间。他坐在自建的楼房外,将一间待租的房屋门开着,招揽着看房人。“我今年快70岁了,在这住了快一辈子了。”老赵的自建楼房中,有20多间出租房,在楼房对面,还有5间用于出租的平房。“现在住在村子里的只有我和老伴儿,儿女们都不住在这了,我们在这生活习惯了,不想搬走,在这也能照看照看房子。”

  村子中的人也越来越多,在一位张姓村民眼中,村子中80%都是外来租户,只有20%是本村村民,“这20%当中,上了岁数的老年人还占大多数,本地的年轻人住在这的越来越少,都在城里买房或是租房了。”老赵说,每个月租房所获得的收益,大部分都给了儿女,老两口只留下一少部分。“我们俩花不了什么钱。”

  村中看病只有药店买药,村里只有网吧和一家台球厅,基本没有娱乐设施。“家里年轻人都不愿意在这生活,宁愿在城里租个房子也不回来住。”

  100%近乎全违建 疯长看不住

  肖家河村向北,一道围墙中是堆满瓦砾拆迁现场,围墙向南则是肖家河村盖得密密麻麻的农民自建房,道路两侧歪歪扭扭放着自行车和三轮车。村里的墙上随处可见“防火防盗,谨防煤气中毒”等标语,提醒着人们注意公共安全。

  肖家河社区居民委员会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这里处于城乡结合部,城管、街道、镇政府对这里的管理有所交叉。在原有的菜地上建房,或者是以原有宅基地为基础建房在村子中非常普遍。所建房屋几乎都没有相关手续,属于违建。

  但是对于这样的违建,却一直没有有效地进行管理,这位工作人员表示,村民家家都在建房,村民认为自己家住的地方不够大,从而需要建房,如果强制不许村民建房,会让矛盾激化。对于解决办法,只能等整体整治或者搬迁,把违法建设给消除。

  一位村民说,去年城管曾经干预过村民自建楼房,有时候城管白天在村子里转悠,村民都停下建房的工程。但是等城管走了之后,房子还是照建不误。“城管也不是天天来,基本上看不住我们建房。”

  而在肖家河村外不远,洋房别墅区、超市、商场等一应俱全,但是在李正看来,这些都不属于他们,只有这个城市中的村落才是他们的家。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夏学銮认为,交通便利、房租便宜这样的聚集区在一定程度上的确是城市蚁族们理想的生活场所。但是,违规建设的房屋、脏乱差的卫生环境、突出的安全隐患恐怕也不容忽视。

  70万 租金加拆迁 催生建房潮

  老赵的楼房建于4年前,造价接近30万元,他拥有自建楼房与平房,可以用于出租的房屋近30间。每间房屋平均租金600元。每月房租收入为1.8万元,上网费用为每户每月60元,共1800元。老赵每月交出的网费为150元,每月网费收入为1650元,老赵通过租房每年的年收入约为23.5万元。

  调查发现,在城中村肖家河中,房屋租金在四五百元至七八百元不等。在一家待租的房间中,墙壁泛黑,屋内透不进光,即便外面是大晴天也需要开灯,只有木板床和桌子最基本的家具。

  在肖家河村中,有一片平房出租房,几排平房都为统一修建,并配有物业进行管理。每一排出租房都有15家左右租户,在这片平房中有超过100家租户生活在这里。一位租住在这里的租户说,他在中关村一家民营企业上班,他介绍出租平房的房东就是开发者中的一员。“房东通过租赁的形式租下这块地,每年交一定租金给村里。再建成水泥房,租给外地打工者。”这位租户算了一笔账,按照100家租户计算,每间租金在650元,建房者的收入每年超过70万元。

  肖家河居民委员会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事实上,这些大大小小的两三层楼都是违章建筑,在拆迁规定中不纳入补偿标准。有人管的时候村民就停工,管理者离开后便继续建设,每年二三十万元,甚至更多的收益让村民开始了建房热。

  在一些建房的村民眼中,除了每年赚取的租金之外,在拆迁时,建房的部分同样可以被补偿回来。“总之建房出租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

  和肖家河村一样,一些分散在城市角落的村庄也在市场需求和利益驱使下复制着这样的城中村。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