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zcxj0910 的博客

翩翩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日志

 
 

温州企业家称银行是温州危机始作俑者 骗贷不择手段  

2013-12-17 08:39:57|  分类: 法制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州企业哀鸿遍野,因企业互保链条断裂引发的危机还在蔓延。行走在温州街头,一些工业园区打着转让、出租招牌的店门、厂房随处可见。谈起温州当前的经济状况,温州人大都摇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不自信。
  一位不愿具名的温州企业家反映,预计年底前还会有一批企业关门倒闭、一批企业家跑路。瑞安一家知名鞋企的老板被传跑路国外。
  然而,调查发现,尽管温州企业家对国家政策、经营环境还有诸多抱怨,但是,当地实体经济仍在通过自身的努力自救,苦苦坚守等待柳暗花明。
  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直言,温州经济就算出现再大的危机,基础也会比其他地区好,毕竟有7000多亿元的民间资本支撑。
  实体企业基本面尚好
  “鞋企基本面还可以。”温州惠特鞋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项进康在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鞋业作为温州的传统产业,依然是温州工业经济的主力军,对GDP的贡献比较大。项进康所在的瓯海区,鞋业对GDP的贡献大约在30%左右。
  2012年,温州鞋革行业共完成工业总产值848亿元,同比增长0.21%,其中规模以上企业717家,完成工业总产值561.83亿元。温州鞋革协会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近几年,面对全球金融危机,温州鞋业表现值得骄傲。2009年,外贸出口27.54亿美元;2010年,外贸出口37.40亿美元;2011年,外贸出口47.23亿美元。2012年,面对复杂的经济环境,温州鞋类出口略有下降,但总产值还是达到46.58亿元,占温州外贸出口值的23.65%,在温州主要出口商品中稳居第一。
  尽管温州经济危机四伏,但项进康告诉记者,鞋业出现低迷倒是实情,但他周围没有出现大量企业倒闭的情况。他分析说,外贸方面,这几年受欧美经济危机的影响,鞋业出口受到较大影响,以前年增长一般都保持在8%—10%,今年只有2%—3%,而内贸方面,今年受经济危机的影响将下降30%左右;另外,电商对鞋业带来影响,造成传统营销模式的利润不断下降。
  温州检验检疫局统计数据显示,截至7月份,温州出口鞋类生产企业有912家,企业数量基本持平,新增企业有190家,停产、倒闭企业181家。
  “汽摩配件行业还是一个朝阳产业。”浙江富达汽车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李良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李良松不仅在温州拥有七八家品牌汽车4S店,2010年又投资1380万美元在浙江海宁创办了一家专业从事汽车减震器研发、制造和销售的汽车零部件企业,产品全部供给上海大众等著名汽车企业。
  作为汽摩配件重镇的浙江瑞安,汽摩配件继续保持快速增长的态势。瑞安汽摩配件行业协会对47家汽摩配件企业的测报显示,今年汽摩配件行业总体经济发展良好,产值、销售、出口均保持8%以上的增长。
  而作为传统产业的服装业就没有这么幸运。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今年1—8月,温州纺织服装、服饰业完成工业总产值166.43亿元,同比下降5.09%。去年在遭遇了库存压力的情况下,温州纺织服装工业总产值超过600亿元,而今年时至下半年连一半都没达到。
  尽管如此,作为温州的传统支柱产业,温州市委书记陈一新在温州服装商会最近提交的一份产业情况专报上批示指出:服装业是重要支柱产业,也是亩产税收最高的行业之一。希望下一步紧紧抓住温州建设中国纺织服装品牌中心城市这一契机,一手抓重点企业做大做强,一手抓中心企业培育发展,更加注重品牌化、电商化、高端化、国际化转型提升,全力把服装这一传统产业打造成为在全国有竞争力、有影响力的现代产业集群。
  现实是,温州经济遭遇严重危机是不言而喻的。今年7月,浙江省官方公布的2012年16个经济主要指标中,温州市的主要经济指标处于浙江省倒数,其中人均GDP、GDP增幅、规上企业(年产值2000万元以上的规模企业)工业总产值、财政总收入、进出口总额、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等9项指标浙江省垫底。
  一位不愿具名的企业家表示:“不管别人怎么看我们,说我们是做给银行看也好,做给借贷人看也罢,作为实体企业,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苦苦支撑,以求寻找机遇和突破,此外没有其他任何办法。”
  银行被指鼓励企业过度投资
  银行被企业家视为温州危机的始作俑者。
  “企业有钱的时候,银行还拼命求着你贷款。”“企业没有担保能力,银行会千方百计地给你撮合互保,甚至帮你撮合借高利贷。”这是在温州采访中听到最多的。
  “银行有责任,但不能完全怨银行。”项进康告诉记者,“说句通俗话,银行历来喜欢有钱人。”
  他说,2008年国家出台4万亿救市政策,银行手上有大批的钱要放出去,各级银行都有放贷任务。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总是千方百计,想尽一切办法让企业贷款。而一旦出现宏观调控、银根紧缩,银行又拼命地抽贷、限贷、压贷。然而,企业投资往往有一个较长的周期,而银行收贷又不能容忍企业一点点的还或者分期还,总是逼着你一次性还清。在这种时候,如果企业实力稍微差点,就会面临关门倒闭的危险。
  最不能容忍的就是银行的骗贷。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家直言,银行为了让企业还贷,往往不择手段。他们甚至会劝企业借高利贷把银行的款还上,承诺之后再贷给企业。结果是,当企业还贷之后,银行会找各种理由不再贷款或者减少贷款。在面对贷款无望、高利贷又还不上的情况下,企业老板能做的只能是跑路、跳楼、企业倒闭,别无他路。
  “银行有错,但罪不至死。”全球打火机巨头、温州日丰打火机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发静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说,企业老板不是小孩子,应该知道自己借钱干什么,有没有能力承担风险,而不能一味指责银行。
  他说,改革开放以来,温州人赚取了第一桶金,很多人就以为了不起,就“飘”起来了,买豪车、豪宅,高消费。但到了2002年,特别是2005年之后,实体经济不好做了,有的人求富心切,表现出非常浮躁的心态,而政策也鼓励多元化投资,许多温州老板就把实体经济作为融资的工具,开始搞“钱生钱”、资本运作,核心就是房地产,结果遭遇金融危机被套牢了。
  黄发静告诉记者,由于一些人的过度投资、过度消费所引发的担保链金融危机,造成许多人失信、失德,甚至连道德底线都突破了。温州历来有互帮互助、抱团发展的地域文化,当下,要严惩这些道德败坏、不讲信用的人,恢复应有的法治秩序,恢复原有的讲信用、重感情、互帮互助的温州精神。
  政府企业都应反思
  温州天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智华神色暗淡。他曾是温州家具商会会长,他的企业曾是温州家具行业的龙头企业,鼎盛时期产值过亿元,员工超百人。但在这场经济危机中,企业已经基本处于停产状态。
  陈智华目前正在积极自救,在福建做了一些投资,希望通过那边的发展扶持温州这边的实体企业,但对于具体情况,他不愿意多说。他表示,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让那些跟他创业十几年的员工有一口饭吃。
  陈智华的遭遇是许多温州企业的缩影。然而,尽管如此,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温州企业家对上月刚结束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利好政策持谨慎态度,但是他们还是期待借此能尽快消除危机所带来的影响,恢复昔日繁荣。
  作为温州中小企业的代言人,周德文表示,对温州企业家来说,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非常值得期待。他说,首先,民营企业家的地位得到了提升:从原来是社会主义经济的有效补充提升到社会主义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次,企业合法权益得到了保障:强调了司法独立,破除行政干预;第三,打破了国有企业垄断,拓展了投资渠道,许多原来民营企业不能进去的领域都将向民资开放。
  但是,周德文也表示,政策已经出台,但是各地能否贯彻、落实、兑现还是未知,许多企业家对此持谨慎态度,但他们都希望通过三中全会精神提振信心,特别是这些好的政策能落到实处,发展好实体经济。他说,陈一新书记来温州后狠抓实体经济,他深知温州实体企业的困境和现状,甚至不惜屈尊呼吁银行支持企业,其情可嘉。
  黄发静表示,经济的发展不外乎两个条件:一是好的政策,二是好的经济环境。“从温州来讲,很多问题都很复杂,解决温州问题必须要有主次先后之分,温州的金融危机是当前束缚温州经济社会发展的一大瓶颈。所以首先要解决好担保链问题、债权债务、银企关系等这些核心问题。”黄发静表示,现在的银企关系像医患关系一样紧张,企业没钱,怎么去创新,怎么去转型,怎么去发展?
  黄发静说,对于温州市政府来说,现在首要任务就是要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去面对问题,尽心尽力,用智慧去解决问题,而不能为了好听好看,做一些修饰;而作为企业家,要好好的进行反思,抛弃原来那些过度投资的理念、过度消费的思想,踏踏实实地去做自己的企业。“特别是一些龙头骨干企业代表,要敢于向政府及时地反映企业存在的问题,而不是把企业家变成政治家。”

调查称近7成经济学家认为房产税有利抑制房价

16日举行的2014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发布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近七成的经济学家认为房产税全面推行有利于抑制房价。

  这项问卷调查由中国96位经济学家、财经评论员等专家学者参与,问题涵盖了房价、地方债、股市等经济改革热点话题。

  针对民众普遍关心的明年房价走势问题,调查结果显示,34.38%的经济学家认为2014年中国房价将持续上涨;19.79%的经济学家认为有暴跌风险;45.83%的经济学家表示难以判断。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对于房产税会对房价产生何种影响的问题,66.67%的经济学家认为房产税全面推行有利于抑制房价;20.83%的经济学家认为对高房价没有影响;12.5%的经济学家则表示不好判断。

  此外,68.75%的经济学家认为中国2014年GDP增速在7%-7.5%,26.04%的经济学家认为中国2014年GDP增速会高于7.5%,仅4.16%的经济学家认为增速低于7%。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六项任务 未提房地产调控

在连续两年高调“不动摇”后,房地产调控的字眼今年没有出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框定的主要任务中。

12月13日,一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闭幕,这也是习李新班子上台之后的首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议明确了2014年经济工作的六项主要任务。其中提到,要努力解决好住房问题,加大廉租住房、公共租赁住房等保障性住房建设和供给,做好棚户区改造。

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的六项任务中,没有明确提到商品房和房地产调控工作的内容,也没有提及城镇化。

梳理近年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内容发现,过去五年里(2008年-2012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均涉及商品房内容,其中,2011年、2012年连续强调“坚持房地产调控不动摇”。

实际上,十八大以来,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很少提及有关商品房和房地产调控的话题,仅有的一次是在12月3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在这次分析研究2014年经济工作的会上,提出要抓好住房保障和房地产调控工作。

中房协副会长朱中一认为,不谈调控是一种进步。解决住房问题的关键在于做顶层设计,通过土地、财税等方面的改革去解决商品房过热的问题。

“过去几年,房地产调控虽然有诸多成效,但因为屡调屡涨的结果,也备受诟病。”在朱中一看来,商品房价格过快上涨的原因是综合性的,但调控指标过于落在房价方面,调控政策过于一刀切,而且侧重于行政手段。

在中国房地产学会副会长陈国强看来,这反映出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解决住房问题的思路,即“商品房归市场、保障房归政府”的双轨制调控。

日前,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齐骥亦明确了“双规制”思路。齐骥称,深化住房制度改革、解决好群众住有所居问题,必须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所起的决定性作用,激发市场活力,满足群众自住性、改善性住房需求。同时,政府必须“补好位”,为那些由于劳动技能不适应、就业不充分、收入低等而面临住房困难的群众,提供能够满足基本需要的住房保障公共服务。

不过,陈国强表示,不过多地提房地产调控,不等于不进行房地产调控,只是更强调政府在保障房方面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

北京大岳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金永祥也持同样的观点,金永祥认为,虽然没有明确提商品房和房地产调控,但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内容提出要努力解决住房问题,这其中也包括商品房价格高,以及存在泡沫等问题。

近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有关房地产的表态

2008年:增加保障性住房供给,减轻居民合理购买自住普通商品住房负担。

2009年:增加普通商品住房供给,支持居民自住和改善性购房需求。

2010年:加大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力度,大力发展公共租赁住房,逐步形成符合国情的保障性住房体系和商品房体系。

2011年:要坚持房地产调控政策不动摇,促进房价合理回归,加快普通商品住房建设,扩大有效供给。

2012年:要继续坚持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不动摇。

浙公布“文化”排名:温州垫底

 近日,“浙江省文化发展指数(CDI)”正式公开发布,如同GDP或CPI一样,这是一个定量分析全省各地文化发展情况的综合评价体系。据介绍,浙江是国内第一个用量化指标来衡量文化发展的省份。

  根据公布的资料,浙江11个设区市的文化发展水平以最大值和最小值差额等距分层法,被划分为3个梯队:杭州和舟山在第一梯队,第二梯队包括湖州、嘉兴、丽水、宁波、绍兴、金华、衢州,令人意外的是,浙江最盛产“老板”的浙江南部台州、温州地区,却在文化发展指数上低于平均水平——位列第三梯队。

  

温州人对现状满意率低

  根据发布,“浙江省文化发展指数”共分成六大领域:文化资源支撑力、文化价值引领力、公共文化服务力、文化产业竞争力、区域文化创新力、公众评价等。去年,浙江省已试点编制2011年“文化发展指数”,今年是在此基础上的正式编制。因此,以2011年全省文化发展水平指数为基准值100计算,2012年“浙江省文化发展指数”为104.21,比2011年提高4.21个百分点。其中,指数最高的为文化资源支撑力(106.10),最低的为文化价值引领力(102.66)。同时,六大领域评价指数之间的标准差为1.34,由此可见,浙江各方面的文化发展较为均衡。

  对于浙江省内各地文化发展水平中温州垫底的情况,相关负责人表示,很多文化资源,譬如非物质文化遗产与经济发展程度无关,如经济落后的丽水有很多非遗项目。而且,在民调中,受访的温州人对社会文化现状的满意率,比嘉兴、湖州要低不少。

  

“钱”与“文化”不统一

  虽然温州在这次的文化评价中拿了浙江的倒数第一,但它曾在全国的城市文化竞争力中拿过全国第一名——4年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2009年中国城市竞争力蓝皮书: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中,温州的城市文化竞争力及其所包括的价值取向指数、创业精神指数、创新氛围指数和交往操守指数等所有方面的排名均居全国之首。当时报告中的“文化竞争力”,指的是商业方面的文化竞争力,而温州在这方面获得了专家们高度一致的评价。

  “事实上,温州本土文化更多的是实用的经商文化。”对此,温州市经济学会会长马津龙表示,在中国经济制度转型的过程中,温州之所以能够率先走向商业社会,创造制度上的先发优势,靠的正是这种文化优势。

  “毋庸讳言,就人文积淀或者以现代知识型文化的观察坐标衡量,温州人在浙江确实是最‘没文化’的。从某种意义上,浙江尚未实现‘有钱人’和‘有文化人’的统一,而困扰浙江经济已久的诸多痼疾,其实均可以从‘文化’两字上找到病根。”浙商研究会执行会长胡宏伟认为,上世纪80年代初,正是因为穷、因为文化等环境的落后,温州出现了“边区效应”式的兴盛,产生了突破旧体制的“温州模式”。但胡宏伟也指出,“有钱人”和“有文化人”的不统一,给浙江经济带来了最大的暗伤:以价格低廉为基本特征的企业竞争策略长期盛行,自主创新、技术进步的理念始终难以真正深入人心,以及产业同质、品牌意识淡漠等现象依然存在。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