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zcxj0910 的博客

翩翩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日志

 
 

广西当地政府拟代枪杀孕妇警察赔偿70万引质疑  

2013-11-04 13:46:23|  分类: 法制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西警察枪击米粉店孕妇》追踪

  政府欲代赔70万元遭死者家属拒绝

  专家:政府代醉酒杀人警察赔偿无可厚非,但不能免除其个人赔偿责任

  醉酒状态下,广西贵港市平南县刑警胡某在米粉店内枪杀孕妇吴英,并射伤其丈夫蔡世勇。持枪杀人案持续引发关注。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当地政府有关部门正在和受害者家属协商赔偿问题。法律专家认为,政府赔偿符合法律规定,但是并不能免除醉酒警察个人应当承担的赔偿责任,赔付受害方时,要严格按照法律规定,根据单位过错和个人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严格履行签约程序,给受害者家属一个清楚、公道的交代,也避免被指“滥用纳税人钱”。

  当地政府曾计划赔偿70多万元遭拒

  1日,当地政府部门提出赔偿计划,但方案未获家属同意。2日晚,家属称,政府已通知周二将再次进行协商。“我们就希望有一个公正的结果。”家属代表赖先生如此表示。

  蔡世勇的姐夫赖先生称,前日,当地政府曾提出赔偿70多万元,包括死者赔偿金、孩子抚养费等,但他们没有同意。“两个孩子太小,老人也得赡养,死者也需要一个体面的墓地,而我小舅子伤到锁骨,以后会不会有影响都不好说。”

  据悉,10月31日,当地政府曾将吴英娘家、婆家亲属召集到一处,商议赔偿问题。“现在这赔偿标准、依据我们都不清楚,也不懂。政府说是问过律师的,但又不让我们再单独找律师。”赖先生表示,他们只需要一个公正的结果,政府通知周二再次进行协商。

  2日晚,平南县政府相关负责人黎先生表示,目前赔偿金额未定,会同家属就细节继续协商。

  公众质疑醉酒警察杀人凭什么由政府埋单赔偿

  3日,贵港市副市长、平南县委书记黄星荣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虽说“谁杀人谁赔偿”,但是考虑到诉讼时间较长,为了尽快让受害者得到补偿,计划由政府出面先行支付,事后再由犯罪嫌疑人偿还政府。

  针对赔偿问题,有公众质疑,醉酒警察杀人凭什么由政府埋单赔偿?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刑事委员会委员张树国律师,他介绍说,在公安部等部门三令五申的情况下,作为民警竟敢违纪持枪喝酒,甚至酒后持枪杀害无辜,如查证属实,犯罪嫌疑人胡某除了应当依法承担刑事责任,还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与此同时,事件的发生,反映出当地公安机关对警员管理存在严重问题,这一管理上的问题既有行政法律范畴的行政责任,也有民法范畴的过错责任。因此,犯罪嫌疑人供职的机关也要承担相应的行政责任和民事责任。

  张树国律师同时指出,公安机关是政府全额拨款部门,事发后,在基本事实被确认的前提下,当地政府积极主动地愿意给家属一定赔偿,这既符合法律规定,也体现了行政机关知错认错,重视受害人所受伤害,体现心系百姓的行政理念。当地政府考虑到依照法律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时间太长,行政机关愿意出面,代犯罪嫌疑人先行赔付,也体现当地政府对善后工作的重视和对善后处理的积极态度。

  而应当引起重视的是,政府赔偿并不能免除犯罪嫌疑人胡某应当承担的刑事责任和民事赔偿责任,这是两码事,不能混淆。行政机关除了积极的善后态度,赔付受害方时还要严格地按照法律规定和程序,根据各方应当承担的责任,在自愿原则基础上,由单位、加害人和受害人三方共同签署相关协议,写明各方权利义务,约定单位的赔偿是多少,代犯罪嫌疑人支付的赔偿多少,即政府将来需要向犯罪嫌疑人追偿的具体数额。在严格履行签约、给付程序的同时,给受害者家属一个清楚、公道的交代。政府在依照协议支付相关赔偿后,要做好对犯罪嫌疑人追偿工作,避免滥用纳税人的钱。

广西警察枪击孕妇续:伤者病房门口便衣三班倒值守

广西当地政府拟代枪杀孕妇警察赔偿70万引质疑 - 陈老师 - wzcxj0910 的博客

  11月2日,广西平南县大鹏镇的老牌螺蛳粉店。这里5天前发生一起枪击案,女主人遇难,男主人肩部受伤。警方通报称,犯罪嫌疑人是当地一名醉酒刑警。

  原标题:被醉酒刑警击碎的小镇家庭

  11月3日,大鹏镇的赶集日,南北走向的主街上人来人往。路东边,一家名为“老牌螺蛳粉”的小店换了新锁,几名摩的司机把车停在这家已关闭6天的店门前,边晒太阳边聊天。

  6天前,同样是赶集日,这家小店遭遇了一名醉酒刑警的枪击,怀有5个月身孕的女主人遇难。开枪者胡平,官方称其为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平南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刑警。

  这不是广西近年第一次发生警察枪击案。公开报道显示,2011年,广西来宾市共有两名派出所警察酿成了两起枪击案,造成1人死亡、3人受伤。其中一起,来宾警察在贵港开枪伤人,同样因为醉酒。

  这一回,警察违规使用枪支的受害对象,是在小镇民众看来“为人本分”的外地家庭。

  中国青年报记者了解到,批捕涉案刑警胡平的是贵港市人民检察院。截至目前,检方没有公布胡平涉嫌的罪名。

  11月2日上午,警方知情人士透露,6名被停职的平南县公安局有关负责人已被正式免职,该县公安局目前由贵港市公安局一名副局长主持工作。

  被小镇接受的外来男主人

  大鹏镇距平南县40多公里,36岁的蔡世勇与妻子吴英在镇上算是再普通不过的居民。

  10月28日是赶集日。11点起床后,蔡世勇就开始打理他的“老牌螺蛳粉”小店。以往客人少的时候,他早上起来还会看一会儿电视。

  粉店与镇政府仅隔着一家照相馆,再往北走不到100米就是镇派出所。前一天晚上,像往常一样,蔡世勇与吴英到半夜两三点才关店门。

  这天早上,吴英比蔡世勇早起了一个多小时。她早已提前准备好了螺蛳粉所需的配料。螺蛳粉是蔡世勇老家广西柳州的特产,配料包括香粉、辣椒油和酸笋等。

  “这些配料,他们不够的话,随时都可以过来拿。”蔡世勇的姐夫赖大山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赖大山也开了一家螺蛳粉店,在蔡世勇的店铺以南不到50米的地方,但面积更大一些。

  赖大山与蔡世勇的交往较为密切。赖是大鹏镇人,十几年前在柳州打工时认识了蔡世勇的姐姐蔡世美。二人婚后在大鹏镇居住,蔡世勇后来也搬了过来。上世纪90年代中期,赖大山带着还不满20岁的蔡世勇,在广东开了一家烤鸭店。

  “起初,蔡世勇每天和我说今天收了多少钱,后来我说‘不用说了’。”赖大山说,蔡世勇是很本分的人,那段时间,店里的钱没有少过。

  2000年前后,赖大山和蔡世勇回到了大鹏镇,改做螺蛳粉。蔡世勇在店里帮忙,扫地、洗碗,也学着做粉。一到冬天,他还会在店门口搭起烧烤架,卖烧烤。

  小镇很多居民都觉得蔡世勇的烧烤很好吃。彼时,赖大山的小儿子赖小明不到10岁,一直在店里喊蔡世勇“舅舅”,“舅舅当年好像什么都会,会漆墙,会烧烤,会修东西。我问他为什么会,他说这是自学成才。”

  后来,镇上的人也都管蔡世勇叫“舅舅”,而把吴英称作“舅娘”。

  吴英是蔡世勇在大鹏镇认识的。当时,她家在赖大山的粉店附近开店,后来逐渐与蔡世勇走到一起。二人的婚礼就在粉店举行,赖大山之前还一起去送了彩礼。

  蔡世勇的生活一直从简。生下第一个女儿后,他与吴英回柳州老家住了一段时间。一位亲戚曾经资助他们几千元购买家具,但蔡世勇最终没有买,原因是老人舍不得。这位亲戚只好帮他买了一套。

  再返回大鹏镇没多久,蔡世勇也在镇上开了一家粉店。

  镇政府旁的照相馆已经开了好几年,张姓女老板对蔡世勇并不陌生。她有时会到这新邻居的店里吃饭,“青菜的菜梗等有些不太好做粉的部分,蔡世勇还会送给我们。”

  赖大山说,自己的米粉店一般只开到晚上12点左右,如果之后还有客人来,他就让客人到“老牌螺蛳粉”去,“都是一家人。”

  “虽然蔡世勇不是本地人,但是,大家都接受了他。”一位居民告诉记者,他从来没见过蔡世勇与人发脾气,而吴英平常的话不多,也是一个很安静的人。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就在身边、生活规律的小镇家庭,会遭遇一场意外的伤害。

  醉酒刑警打破了平静生活

  醉酒刑警的一声枪响,划破了大鹏镇10月28日夜晚的平静。

  这一切来得毫无预兆。那天中午11时,还有人看见吴英去赖大山家洗衣服。赖大山说,蔡世勇的店铺较窄,放不下洗衣机,因此常过来洗衣,自己家里也备好了洗衣粉。

  “那天是赶集日,中午的客人也比平常多。”蔡世勇也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回忆。他与吴英没有明确的分工,有活儿都是一起做。

  下午,蔡世勇去打点自家菜田。他在菜田里种了青菜,也种了穿心莲,后者可以泡茶饮用。

  一位亲属说,下午四五点,蔡世勇还来了一趟赖大山的粉店。“蔡世勇经常会来这转转,有需要帮忙的,他也会做一些事情。”

  “很普通的一家人。谁会知道接下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临街一位老板回忆,事发之前,他并没有太关注这家人的行踪。

  然而,危险正悄悄接近这对再普通不过的夫妇。

  据媒体披露,下午4点,几乎是蔡世勇在粉店的同时,一名当地老板正在请派出所民警吃饭。地点是镇上的兄弟酒家。

  赖大山告诉记者,这名老板是大鹏镇人,他先邀请的是派出所民警,到了晚上,民警又邀请了平南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刑警胡平。

  贵港市公安局外宣部门负责人事后告诉记者,10月28日,胡平正与两名湖南警察在大鹏镇办案,办案时算执行公务。执行公务结束后,他们去了饭店。

  公开报道显示,当晚,胡平等9人共喝了10斤米酒。

  2003年2月1日实施的公安部“五条禁令”第二条规定:严禁携带枪支饮酒,违者予以辞退;造成严重后果的,予以开除。

  晚上10时,胡平等人结束了饮酒。而按照蔡世勇的经验,一般晚上12点左右,客人会多一些。但是这天,蔡世勇没有等到这个高峰期。

  10时27分,赖大山接到电话,对方称蔡世勇被人打了。赖大山急忙往家里赶,“当时,电话里还没有提及枪击。我记住了接电话的时间。”

  差不多同时,赖小明也被居民告知“舅舅被打”的事情。他赶到现场,发现民警把蔡世勇摁在地上,旁边,还有一名光着膀子的男子。

  “我看到舅舅肩膀有些血,还以为是被打出来的。那时,舅娘躺在地上。”现场,赖小明怎么也没把这事和枪击联系起来,直到他在地上发现一枚弹壳。

蔡世勇的家人当晚听说,开枪者是一名警察。

  多家媒体的报道还原了案发现场:喝醉了的胡平进入粉店后开了枪,一枪击中蔡世勇的右锁骨,另两枪分别击中孕妇吴英的头部及腹部。

  开枪的原因,仅是当他大声问“有没有奶茶”(另一说是问“有没有热狗”——记者注)时,得到了夫妇否定的回答。

  此事上传到微博之后,引起了网友关注。

  两天后,贵港市公安局通报称,“该县公安局民警胡某酒后在该镇某米粉店购买食品时,与店主发生争执,开枪将女店主吴某及其丈夫打伤,吴某经抢救无效死亡,其丈夫无生命危险。”

  通报将案件定性为“恶性刑事案件”。

  “毁了两个家庭”

  “毁了两个家庭。”贵港市公安局一名警官表示,案件发生后,蔡世勇和胡平的家庭都被毁了,“明明可以不发生这样的事情,只要胡平遵守枪支管理的规定”。

  这起不该发生的案件,正迅速地走向司法程序。案发第三天,贵港市人民检察院对胡平予以批捕。该院没有公布胡平被批捕时涉嫌的罪名,而当记者致电侦查监督科时,对方表示不便透露。

  10月31日晚,平南县公安局局长、政委、分管副局长、刑侦大队大队长、刑侦大队教导员、大鹏镇派出所副所长等6人被停职。

  此间,多家媒体报道称,胡平为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

  不过,11月2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宣传处有关负责人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否认了这一说法。平南县委宣传部、贵港市公安局有关人士也表示:“不是,百分之百地不是。”

  对于这名刑警的日常生活、成长轨迹等问题,多名负责人婉拒了采访,“剖析胡平的确对年轻干警有警示意义,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11月2日上午,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平南县人民医院的病房里见到蔡世勇。病房内有三张病床,但只住了蔡世勇一个人。他的胸前打上了绷带,床前的信息牌上,“诊断”一栏还是空白。

  “病情稳定了一些。但是,昨晚还是很长时间没有睡着。”负责照顾他的蔡世美说。

  除了亲属,蔡世勇不能与外界随意接触。他的病房通常关着门,门口有几名便衣警察“三班倒”值守。平南县公安局巡警大队一名韦姓警察告诉记者,他是第一天到岗,媒体探望蔡世勇,必须经过县公安局、县委宣传部和医院的同意。

  到场阻止记者进入病房的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黎桦解释称,这样做的原因,一是考虑到蔡世勇的病情和情绪,二是案件还在侦查阶段,警方对目击者蔡世勇的取证没有结束。

  而在大鹏镇,接受媒体采访成了赖大山和其他亲属生活的一部分。由于要帮忙处理事情,他的粉店一直停业至今。蔡世勇在柳州的姐姐也来到大鹏镇,帮忙照顾弟弟的两个女儿。

  一名家属透露,目前政府拟给近80万元赔偿,但他们对此并不满意。“蔡世勇一个女儿7岁,一个还不到2岁。家中有两位老人需要赡养。”

  “蔡世勇以后应该不会开店了,这事造成了阴影。如果回柳州干活,他的身体可能会受到影响。”他的亲属感到担忧。

  而对于未来,躺在床上的蔡世勇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暂时没考虑这么多。

  让赖大山有些难过的是,如果没有出事,最近天气变冷的时候,蔡世勇又会在店门口摆起烧烤了。赖大山正喝着用穿心莲泡的茶,“穿心莲是蔡世勇种的。他卖烧烤时会在旁边摆上一壶,降火,谁喜欢喝就自己取,不要钱。只喝茶不买烧烤也可以。”

  这种做法,从蔡世勇在赖大山的粉店帮忙时,就已经开始了。

  赖大山之前早就听说,2011年贵港市也发生了一起警察醉酒后在酒店开枪杀人的案件。那起造成1死1伤的案件,当事警察被判处死刑。

  他没想明白,为何这种事会发生在最普通的亲人身上。

  截至记者发稿,来大鹏镇办案的湖南娄底某县刑侦大队刘姓、罗姓警官,均已返回湖南。对于饮酒、开枪细节,他们不愿回忆。

  在多名官方人士看来,最大的希望是事情能尽快解决、平息。贵港市公安局通报也提出:“对这起案件给受害人及其家属造成的严重伤害深感歉疚。对犯罪嫌疑人将依法惩处,绝不姑息。同时,举一反三,严肃警纪,切实加强队伍管理教育。”

  11月3日,三天一次的小镇赶集日依旧如期到来。热闹的市集上,少了两家以往生意还不错的螺蛳粉店。

湖南3名被杀儿童家属获赔 官方:别再找麻烦

湖南岳阳县筻口镇发生绑架案件,3名儿童在上学途中失踪。11月1日下午,岳阳警方将绑架并杀害该3名儿童的嫌疑人张兴艳抓获,尸体均已找到。

据张兴艳交代,他在离失踪学生家不到一公里的岔路口,将3名儿童骗至车上,因张兴艳与3名被绑架儿童相识,遂将3人先后杀死。

昨晚,死者张某的爷爷张年勇告诉新京报记者,家属已与政府达成善后协议,每位遇难儿童的家庭将获10万元抚恤金。其中,嫌疑人张兴艳家属出6万元,其余由岳阳县、临湘市政府相关部门凑齐。

“政府说这是一次性善后处理意见,签字后尽快将小孩尸体埋掉。政府先付6万,埋掉小孩尸体后再付4万。除依法对张兴艳提出民事、刑事诉讼和可能的学校校车管理方面责任的请求,以后不得再找任何单位和个人麻烦。我们只能同意,但心里不服,希望政府尽快调查真相,到底有几个凶手,为什么杀人。此外,学校校车有责任,应该进行相关追责,加强这方面管理,娃娃上学要安全。”张年勇说。

追访

学校与校车无直接管理关系

据新华社电 当日上午8时48分许,学生家长张年勇接到孙女班主任打来的电话,问孩子怎么没有来上学,而张年勇知道他们早就出门了。张年勇马上打电话给校车司机冯某,对方称早上没有接到孩子。张年勇遂电话报警。

3名被害小学生家属表示,孩子们本来是有一线挽救生机的。他们不理解,为什么校车司机冯某没接到孩子时,没第一时间告诉家属?

记者了解到,从几个学生家里到搭乘校车的地点大约有1.5公里路,这段路程平时都没有家长接送。校车队长冯五湖告诉记者,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家长没有接到3个被害小学生,是因为校车司机冯某的手机没有电了,“我们根本没有钱请专人押车。”

张年勇说,3个孩子大约早上6点10分出门,走到搭乘校车的地点需要20分钟左右,从乘车点到学校大约5公里,校车最多跑10-15分钟。也就是说,学校最晚在7点多就应发现3个孩子没到学校。“为什么到8点48分才给我们打电话?早一点或许还有挽救机会啊。”

被害小学生就读的长塘镇托坝中心小学校长冯国庆告诉记者,校车公司由私人运营,是临湘市教育局招标确定的,校车公司与学校之间无直接的管理关系,但学校与校车公司签订有责任状。


湖南岳阳3小学生上学途中遭绑架杀害 嫌犯被刑拘

据岳阳市网络文化建设管理中心官方微博“岳阳政务微博”消息,10月30日,湖南省岳阳县筻口镇发生一起绑架杀人案件,经公安机关缜密侦查,11月1日下午3时许,将犯罪嫌疑人张兴艳抓获。被绑架的三名学生已不幸遇害。



  2013年10月30日,岳阳县筻口镇发生一起绑架杀人案件,经公安机关缜密侦查,11月1日下午3时许,将犯罪嫌疑人张兴艳抓获。

  2013年10月30日早晨6时多,筻口镇南源村张斌和张文武两家三个子女张某某(男,8岁)、刘某(女,8岁)、张某(女、9岁)离家到邻近的临湘市长塘镇托坝中心小学上学。上午学校发现张某某、刘某、张某三人均未到校,家人与学校寻找未果确认失踪。接警后,县公安局迅速组织警力开展调查。询问失踪学生家庭成员,走访群众和其他学生,调取相关视频,摸排可疑人员。岳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派出专人上案侦查。10月31日晚11时许,失踪学生张某的爷爷张年勇还接到了一男子索要90万元赎金的电话。11月1日上午,公安机关锁定犯罪嫌疑人张兴艳。11月1日下午3时许,将逃窜至岳阳市区琵琶王立交桥旁一家茶楼的张兴艳抓获归案。

  犯罪嫌疑人张兴艳,男,33岁,系筻口镇南源村九组居民,与失踪学生系同组同村。张兴艳交代:10月31日早上6时许,张驾驶自己一辆黑色比亚迪轿车,在筻口镇七市村离失踪学生家不到一公里的叉路口,将张某某、刘某和张某骗至车上,然后,经过临湘市长塘镇、桃林等地。因张兴艳与被绑架人相识,张兴艳将张某某、刘某、张某先后在临湘市忠防镇和白云镇公路边山林中杀死。目前,被绑架学生的尸体已经找到。

  案件发生后,岳阳县委、县政府和岳阳市公安局高度重视。公安机关全力做好侦破工作,县委政法委、乡镇负责做好稳定工作和相关善后工作。目前,犯罪嫌疑人张兴艳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查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